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五)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笔者是一个充满了恶趣味的大龄单身……咳咳


part  10

       我希望尽快熄火,我告诉自己把大脑放空,什么都不要想,然后冷却身体。可是我做不到,他的身影在我的脑内剧场来来回回地进进出出,时而光着两条小腿,时而半敞着雪白胸口,头发上的水滴顺着脸颊滑过锁骨滑过胸膛滑到某处隐秘之地,他的面目半遮半掩在缭绕的烟雾之后,越来越风情万种撩拨心弦,最后干脆变成一个一丝不挂的实体,啊啊啊啊啊!

       够了,我冲进佐助家的卫生间,自己替自己纾解了欲望。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传统的人,我觉得我的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后,虽然听起来非常可笑,但这确实是我,一个可以面不改色地讲着荤段子外表混混咧咧不着调内心却固执地坚守某些准则的人。然而此刻我却强烈地渴望着把卧室里的那个人紧紧地压在身下,打破一切规矩和准则。

       男人总是容易精虫上脑,这一点我从第一次梦遗的时候就知道了,年轻的男孩子每天都怀抱着日天日地的冲动醒来或睡去,但是即使是被性.欲疯狂支配的那个年纪我也不曾跨越自己设好的底线,多少次我有机会完整地拥有一个女孩,最后都被自己的“底线论”硬生生地逼了回去。

       那时候我靠大量的运动缓解性.欲,我做得很好。现在我靠大量的工作缓解性.欲,我失败了。这是一个挣扎了好久之后的承认,承认自己没了底线,只为了那个人。

       这太奇怪了,奇怪中透着点兴奋,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支点,一个可以把自己撬上天的支点。

       我打开卫生间的灯,看着镜子里那个气息急促鼻尖沁出汗珠的男人,快速脱掉衣服,把淋浴的旋钮旋至冷水,浇了自己一个透心凉,说得好像人家喜欢你乖乖躺在床上等着被你操似的,我嘲讽着自己。

       “阿嚏!”

       仅仅半个小时,我快把一盒抽纸用光了。

       “你真得没事吧?”绕是冷淡如佐助,也不得不关心起我来。

       “没事,应该只是普通感冒。”

       “我记得空调温度正合适啊。”佐助擦干脸,涂抹着抗皱精华和眼霜。

       是的,我现在能分清这些瓶瓶罐罐了!

       “阿嚏!”我擤干净鼻涕,“都怪你把我赶下床。”其实是因为昨天晚上用冷水冲澡。

       “白痴,你怎么不怪自己忘拿了家门钥匙呢。”

       “阿嚏!”我觉得鼻子快要蜕一层皮。

       “你能不能先出去,你在这儿我觉得很尴尬。”

       “不能,我要学习精华和眼霜的用法。”

       “某位纯直男不是说gay才用这些吗?”

       “我年龄大了不经老……我也想练习……阿……阿嚏!”练习当gay啊。

       “我劝你现在拿上我的手机,联系一下你的属下。”

       “我不是没想过这么做,只是我不记得他们的手机号码,我也没办法。”

       “…………”

       “好吧,我这里有小樱的最新号码,你先联系小樱,然后问一下其他人的联系方式。”

       “佐助助助助……你好聪明啊哈哈。”

       我恋恋不舍地打开了佐助的手机,其实我的打算是多跟佐助独处一会儿,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跟其他人见面,一点都不想去工作,我就想跟他黏糊在一起,最好是一天24小时。

       “鹿丸,我是鸣人啦。”没错其实我记得鹿丸的手机号码。

       “鸣人!你他妈的还有脸给我打电话!你知不知道老子昨天晚上给你打了多少电话!”

       鹿丸的声音在我的耳鼓膜爆炸,我换了只手,把音量调小。

       “我劝你现在好好看看手机!”

       “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在劝我看手机啊?我就是没带手机才用别人的手机给你打电话的!”

       “你用的手机是谁的?是不是日向雏田的?”

       “日向雏田是谁啊?”

       “………………不是就行,你快点来公司。”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你在那栋楼等着千万别乱跑,我待会儿派人去接你。”

       “哎那个……”

       鹿丸挂掉了电话,其实我是想借机让佐助送我的。

       好奇怪,从昨晚开始佐助就一直暗示明示我看手机,现在鹿丸也是,还有,日向雏田是谁啊?我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

       我拿着佐助递给我的牛奶,“佐助,日向雏田是谁啊?”

       “你不知道?”

       “不知道才问你啊。”

       “一个你现在喜欢……的人。”佐助的嘴角沾上了奶渍,我想帮他舔干净。

       W……What?!!!

       “这什么跟什么啊?”

       “就是这样。”佐助打开新闻娱乐版,把手机递给我。

       「房地产新贵与交往多年的前女友分手竟是这个原因!」

       「细数漩涡鸣人与日向雏田暗地私通的种种蛛丝马迹!」

       「房地产新贵疑似劈腿,前女友不堪受辱愤而离去!」

       「盘点娱乐圈人设崩塌的大明星!日向雏田赫然排第一?!」

       ……………………

       我大概知道日向雏田是谁了,十三号院是我们公司新建的第一个中高端小区,鹿丸建议找一个代言人营造公司形象,然后就找了走文艺小清新高逼格儿风的黑长直。

       是的,我对她的印象只有黑长直,以及看个开头就想睡觉的电影。

       “我跟她不熟!佐助你要相信我!”我把手机和牛奶杯“啪”得放在桌上,拿起了佐助扔在那儿的感冒药。

       “你跟她熟不熟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有关系,就是因为……你……你是我的朋友啊,我不想朋友误会我。”

       “哦。”佐助靠坐在椅子上,抬起胳膊看了看表,“其实日向雏田也不错,看起来跟你挺搭的,而且她在采访里夸过你好几次。”

       我没有思考佐助为什么会看娱乐新闻这件事,脱口而出了一句让我感到既后悔又庆幸的话,“可是我现在喜欢的是男人啊,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

       沉默…………

       尴尬…………

       佐助用手扶住额头,“你去楼道等你的下属,我现在要去上班了。”

       “佐助…………”

       “滚!”

       “你不能歧视同性恋吧。”

       “再不滚就揍你!”

       “啊……阿嚏!”


part  11

       宝马i8穿过小区大门,我看到路边停着好几辆鬼鬼祟祟的汽车。

       “鹿丸,你怎么亲自过来接我啊?”

       “因为你家的备用钥匙在我这儿。”

       “嗯。”我坐在副驾驶,打开Twitter,看到那条动态下有十二万评论,七万转发。

       除了小樱第一时间送上两个字“祝福”,其他都是些奇奇怪怪的言论,骂我的支持我的调侃我的让我给个交代的,follower由几千变成了几十万。

       “你知不知道当初公司送雏田的那套房和你的牙医在一栋楼里啊?”

       “这种事都是小樱操办的,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我已经联系过日向雏田的经纪人了,昨天她妹妹来木叶市,暂时住进了十三号院,她晚上是去那边看她妹妹。然后你就好死不死地发了让人错误理解的动态,不仅精确定位,还说什么‘新家,新的开始’。”

       “那她可以把事实说清楚啊,多简单的事儿。”

       “你觉得公众喜欢听她解释说去见妹妹还是喜欢看见她幽会情人的花边新闻。”

       “额,那就我来说。”我打开手机点进Twitter,思索着合适的言论。

       “你要是敢乱发Twitter我就去纽约参加party!”鹿丸气愤地加快了车速。

       “好好好,我什么都不说。”

       我给佐助发了条短信,“别生我的气了。”,外加一个哭唧唧表情。

       “我看你出来还穿着睡衣,你们该不会已经全垒打了吧?”

       “怎么可能,佐助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且……”而且看他对我的态度,不确定他是不是gay啊。

       “没有就好,我已经想出了对策,你干脆承认你跟雏田的恋情,然后由小樱出面澄清你并没有劈腿,雏田也不是什么第三者,过个一年半载的你俩再分手,雏田可以借恋情提升曝光率,咱们的公司不是一直想进军影视行业吗?这样也能增加名气,两方获利,皆大欢喜。”

       “可是,这样我就不能跟佐助在一起了啊!”

       “牙医?人家答应你在一起了吗?你快先放一放吧,都三十岁的人了,怎么现在一副痴情恋爱脑的蠢样子!”

       我又给佐助发了条短信,“我知道错了。”,配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总之,这样不行。”我否决了鹿丸的提议。

       车子停在了公司地下车库,我和鹿丸下车,翻翻手机,佐助还没有回复,我心乱如麻。

       我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批阅文件一边刷新手机,日向雏田和小樱那边都没有新动态,各种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新闻层出不穷,不断有顶着各种雏田头像的网友给我评论发私信骂我告诉我是个男人就站出来说清楚承担一切。

       我TM的要承担啥啊?!

       我滑动屏幕,查看私信,也有极个别网友给我送上了祝福,说我和雏田很配,我更加哭笑不得了。

       “超级大白痴”,这是一条昨天半夜两点半的私信。

       我眼前一亮,第六感冲破天际,点进了这位名叫「会影分.身的番茄」的网友主页,他没有关注没有粉丝也没有点赞记录。

       「影分.身」是游戏「火影忍者」里面的一项技能,因为我和身边的同伴都特别爱玩这款游戏,所以才把小区名称取作“火影”几号院。

       寥寥几十条动态都是一些图片,有定位没文字,像是外出旅行的风景照,里面有路人却没有主人。只有一张,是一只手举着一张明信片和远处一模一样的建筑物遥相呼应的图片。

       我立即确定了,发了条短信,“你昨天晚上几点睡的?”,配了一个星星眼的表情。

       我和鹿丸在公司食堂吃午饭,周围员工偷偷摸摸的目光给我织了一个巨型蚕茧。

       “你下午最好不要去他的诊所。”

       “鹿丸你怎么知道?”

       “狗仔现在就在外面侯着,你这样做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你也不想吧?”

       “可是他一直没回复我的信息。”

       “那是因为人家不在乎你,要是在乎你,你的短信他肯定会秒回的。”

       “可能是他工作太忙了,我去提醒他。”

       “你还能更自欺欺人一些吗?”

       “能。”

       我的喉咙发紧声音发颤,以前发短信佐助也是隔几十分钟才回复,可是现在都一上午了,等待的心酸和委屈把我的心打了好几个结,只有佐助能解开它,我现在想见他,迫不及待地想见他,哪怕我不知道见到他我要说什么做什么,光是见到他就足以抚慰我的心灵。

       “得得得,恋爱脑你可千万别哭,员工们都在周围看着呢。”

       “谁哭了!”我扒拉了两口米饭。


part  12

       漩涡鸣人的优点是行动派执行力强,缺点是性子急容易冲动。

       我坐在财政部部长天天的女式奥迪TT里,给佐助发了条短信,“我在诊所门口。”。

       他说过让我不要在他工作的时候打电话,所以我往往每天都发上百条短信,他会选择性地回复十来条,然后晚上就是我在电话里啰嗦,他在另一端以“哦。”,“哦……”,“哦?” 等不同语气的“哦”来答话。

       短信提示音响起,我急忙打开手机,是通信公司推荐优惠套餐的垃圾短信。

       靠!我把那个号码拉进黑名单。

       心脏“咚咚”跳个不停,我觉得我有一种夏天中暑的感觉,我把冷气调大,却丝毫得不到缓解。

       好久好久,短信提示音再一次响了,我看着闪烁的呼吸灯,艰难地深呼吸一口气,死就死了,我的心脏快跳出来了,颤抖着手指按下按键。

       “上来吧”,短短三个字。

       心脏骤停,一滴眼泪“啪嗒”落在屏幕,我用手背擦干眼睛,进了诊所。

       “佐助……”我觉得我哀怨得像个害了相思病的闺房少女。

       佐助戴着口罩坐在椅子上,“坐吧,下一个病人十分钟后到,想说什么快点说。”

       我涨红了脸,没坐,也没说话,只是喘着浓重的粗气。我想说的太多了,我想解释我跟日向雏田的关系,我想告诉他我现在真得是个gay不是开玩笑,想问他昨天晚上为什么给我发私信今天却不回我短信,他明明是有时间的。

       所以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涨红了脸,站在那儿,沉默着,心脏跳动的声音通过固体传声震得我脑袋发晕。

       “那好,”佐助站起来直视我的双眼,“我问你一个问题。”

       看着那双黑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我艰难地点了点头。

       “从咱俩吃那顿‘番茄宴’之后的两个月,你每天都给我发上百条短信,晚上至少打三个电话,前几天还赶走了我的邻居把家搬到我隔壁,为什么?”

       “佐助,”我舔舔干涩的嘴唇,我甚至觉得我现在的嘴唇像是裂开了的旱地,急需雨水的滋润。

       我抖着腿往前走了几步,“佐助,因……”因为我喜欢你。

       这样会不会吓到他,是否像鹿丸说的那样,他根本不在乎我,所以对于回复我的短信总是兴致缺缺,因为真正喜欢我的人是会秒回的。

       我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面,上面积了点灰,其实我不是很急着表白,感情是慢慢积累循序渐进的,想想我跟小樱之间的感情是铺垫了八年的友情最后才在一起的,如果我想跟这个人一直在一起,想必也应该铺垫很久吧,比八年更久。

       我突然有点绝望,比八年更久啊,那可是比八年还要久啊,想想就让人心生畏惧。

       “因为什么?”佐助把脸凑过来,依旧戴着口罩,他的眼神浓得像化不开的墨,我都快找不到自己的倒影了。

       “因……因为咱……咱俩是朋友。”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理由了。

       “不,朋友不是这样的,我所见过的最亲密的朋友,他们不是这样的。”佐助语气坚决,表示他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我不得不伸出舌头再次舔舔嘴唇,我下了个决心,我豁出去了,我用手捏住佐助口罩挂在耳朵上的绑带,在我表白之后,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要做这件事。

       “因为……”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佐助皱了皱眉,我把手伸进裤兜,挂断电话。

       “因为我……”

       电话铃声又响了,我再次挂断。

       “因为我发现……”

       电话铃声像鬼魂一样紧跟不舍。

       佐助一把甩开我的手,“快接电话!”

       我掏出手机,“鹿丸,什么事啊?”,我快被气哭了,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全被这趟电话打散了。

       “快看Twitter上的视频!”

       “什么视频?”

       “有无数人@  你的那个视频。”

评论(3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