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六)(“性”用危机)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part  13

       “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你了。”

       这句话我终究没有说出口。

       回想起刚刚那尴尬的一幕,我把头撞向了汽车方向盘,行车轨迹突然晃了几下,后面好几辆车冲我鸣笛,我赶紧摆正坐姿。

       既然鹿丸都这么说了,我只好暂时中断了告白仪式,点进Twitter。

       “佐……佐助,要一起看吗?”

       我发誓这句话是我现在最后悔说过的话,因为其他后悔说过的话我都忘了。

       佐助未置可否,眼神往这边瞟了瞟。

       果然毫不费力就找到了,真得是毫不费力,我怀疑有三分之一的Twitter用户在@  漩涡鸣人。视频不长,很快就加载出来了,迷幻色彩的光线下坐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小樱?!”我不由自主地喊出口。

       佐助往我身后靠了靠,看见熟人,他的好奇心也上来了。

       “你说的是哪个前男友啊?我现在有好几个啊哈哈。”小樱盘腿坐在沙发上,掰开手指数自己有几个前男朋友。

       “你来纽约之前的那个,讲讲那个,你一直没说过。”视频外面的女人操着一口比灯光更迷幻的口音说。

       “那个啊。”小樱抓起一杯啤酒喝了一口,“是我的好兄弟,以前是,现在也是。”

       “好兄弟怎么能当恋人呢?”

       “就是说啊,所以后来就分开咯。”小樱揪了揪自己的粉色头发,“其实我俩只做了五个多月的男女朋友,大部分时间都是好兄弟关系,大概有……有八年吧。”

       “那你们是怎么变成恋人的?突然就想通对彼此的感情其实是男女爱意了吗?”

       “也不是,有点糊里糊涂吧,以前在学校我俩专业相近,后来工作了也互相提点,再后来他创业了,纠结了一帮老同学,我就是凑个热闹,也跟着过去了。他特别怕跟着他的那些兄弟吃亏,所以没日没夜地拼命接活儿赚钱,赚钱嘛,多有趣的事儿啊。创业坎坷是挺多,有好几次都走不下去了,所幸总是能遇到贵人伸出援手,后来公司越做越大,谁也没吃亏,都有了豪车豪宅,用眼睛在周围溜一圈,才发现,人家别人都是成家立业同时进行的。”小樱灌了自己一大杯酒,“就我跟鸣人,俩傻子,业是立了,家还没影儿呢。以前我俩不想找对象的时候就拿对方做幌子,后来身边的人看我俩都单着,又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就把我俩撮合在一起了。”

       “跟由好兄弟转变成的恋人做.爱是不是会有特别的刺激感?”迷幻女说,“你们是八年关系纯洁的好朋友,突然上床会不会觉得很奇怪,然后有种打破禁忌的乱.伦感?”

       为什么她们要探讨这种事情,我感觉我的脸刷得变成了一个火炉子,条件反射般地想关掉视频,可是我赶忙掐灭了这个想法,就算我现在关掉了,佐助以后还可以在网上看啊,而且我这样做,还会让他以为我做过什么亏心事。

       苍天在上,我真得什么都没做过!

       “多由也,你这前后两个问题跨度太大了吧,好直接哦,我骨子里还是很含蓄的。”小樱搓了搓自己的脸。

       “那好,我循序渐进。”

       “跟他拥抱你是什么感觉?”

       “没啥感觉,就跟抱盖房的木头桩子一样,顶多暖和一点。”

       “那接吻呢?”

       我掩耳盗铃般地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仿佛堵住眼睛就听不到了似的。

       “不得不说,他吻技很好。我们俩规定的一周接吻一次,是不是很奇怪,因为不硬性规定的话,我俩基本上尴尬到不会做这种情侣之间每天都做好几遍的事儿,不过那只是在第一个月,后来就演变成一个月接吻一次,再后来干脆我俩都不提这茬了。我觉得他基本上没交过什么女朋友,但是吻技高超,我归因于天赋,哈哈。”

       “你还没说你的具体感觉呢。”

       “感觉就是,确实很有感觉,基本上每次吻完都湿得不行,特别想做,但是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前提条件?”

       “就是不能睁眼,以及必须在脑子里面幻想其他男性面孔。我只要一睁眼或者想到吻我的这个人TM的竟然是漩涡鸣人,我简直能笑喷饭,哈哈哈哈。”

       “那你们的性.生活?”

       “没有。”

       “什么?”

       “你没听错,我说我们没有性.生活。曾经我想过我可以蒙着眼跟他上.床,但是感觉这样好辛苦哦,我又没有这种性.癖好,能睁眼的话我当然选择睁着眼看着对方和我一起高.潮。”小樱撩起头发扎了个马尾,“而且,他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从来没提过相关要求,就连用手啊之类的都没说起过。”

       “据我所知的成年男性,就算是多年老友,只要有机会,也不会放过的。你这位前任该不会是不举吧?”

       我倒吸一口热气,TM的我的“底线”就这样被调侃成不举,老子究竟招谁惹谁了!

       “这是污蔑!”我忍不住大声喊出来。

       身后的佐助没支声,我感觉全身僵硬,不敢动弹。

       “不知道,我觉得可能是他的某些小小坚持吧,因为我俩在一起真挺尴尬的,他自己还觉得这就是转化为亲情的友情,傻不拉几的,所以只能是我把他甩了。”

       “最后一个问题。”

       “啊,我会不好意思的。”小樱用双手挡住了脸。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平常在家穿的睡衣都很保守的,然后我对他也没啥偷窥的兴趣,所以,真得真得是不小心看到的,他尺寸确实……很大,如果不举那就太浪费了吧哈哈。”

       天呐!

       我已经忘记我是怎么落荒而逃的了,佐助貌似早已不在我身后。当我逃下楼时,眼镜妹的镜片亮了一下,我敢肯定,我敢肯定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网络上那些无休止的传播、调侃、演绎会淹没我,我会活在嘲笑之中。

       我还记得之前有个影视行业的大佬,妻子抱怨他性能力不行的言论流传出来,仅仅是流传出来,没有什么录音也没有什么视频,结果他就被网友调侃了整整一年,各种段子漫画满天飞,导致我见到他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不是谈生意合作而是他到底行不行。

       看吧,这就是网络传播的威力,它会把一件事无限放大,以后大家对我的第一印象将永远停留在「他是不是真的不举啊?」没有人会真正地探求真相,而我也无法证明真相,这样的死循环,恕漩涡鸣人无法解开。

       眼泪像是往锅里扒拉饺子一样一颗颗滚落下来,可是我现在不想哭,我只是因为极度羞愤而浑身颤抖,我现在想拔掉所有的网线,砸烂所有的电子设备,剜掉所有看过视频的眼珠子,以及,抽干空气,让声音无法传播,让我彻底窒息而死。




part  14

       我把车停在地下车库,把脸埋在方向盘上缓了缓,掏出手机,999+的消息提醒。

       我把社交APP卸载,把佐助的联系方式删除,翻了翻短信,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删掉吧,心里这么想着,手指却把佐助发的那部分复制黏贴到了便签里。

       就这样吧,结束了。

       我打通鹿丸的电话。

       “鸣人……”鹿丸踌躇着,大概在选择合适的句子。

       “我没事,小樱交的什么朋友啊?给她录视频还发到网上。”这种视频小樱要是知情肯定不会同意发到网上的,所以我现在真得挺担心她。

       “在 sex club 认识的玩伴,她刚刚给我打电话了,想找个补救方式。”

       不用看也知道网上的言论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现在的补救相当于又浇了股油,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发言不做声,静静等着风波自然而然得过去,一年也好两年也好,人们的忘性总是很大的,我相信。

       我相信,佐助的记性是很好的。

       “没事儿,也不要刻意去压制网上的言论,洪水是要疏导而不是堵上去,我先回避一段时间就行了。日向雏田那边呢?她是明星,而且这些事情本来就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放心吧,她那边有专业的公关团队。倒是你?”

       “我真得没事儿,你跟天天说一声,就说她的车子我先开走了。设计部部长,我觉得佐井不错,就让他上吧。鹿丸你先帮我顶一会儿,我避上一个礼拜就差不多啦,下周的这个时候记得请我吃拉面喔。”

       我没等鹿丸答复就挂掉了电话,关机,驱动车子,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我盖了这么多房子,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说出去都能把人笑死。

       左侧裤兜的电话铃声响起「臭儿子接电话,臭儿子接电话……」,这是老妈为我录的手机铃声,怕他们担心我,所以我没有把家庭专用手机关机。

       “喂,妈。”我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臭小子,发生这么严重的事,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老妈的语气里有一股呛人的辣椒味。

       “这种事我不好意思说啊。”反正你们也会在网上看视频,根本不用我说,估计比我知道的都早。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老爸老妈肯定不会嫌弃你的。”老妈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是挺丢脸的,毕竟他们周围的朋友也会看到,但是家人永远是家人,家人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会站在你这边为你撑起一片港湾的人。

       “儿子啊……”老妈的语气吞吞吐吐起来。

       “老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就我……我跟你爸,帮你联系了一家男科……咳咳……医院,已经预约好了,你抽个时间赶紧回来一趟,你们那木叶市估计也没啥好大夫。”

       我不知道我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妈,你也被网上的言论洗.脑了是不是?你儿子的身体怎么样你应该最清楚吧,我怎么可能是……”

       “老婆你看我就说不是嘛。”老爸的声音传过来,“小樱都说了鸣人吻技好,这天赋是遗传我的,那他那方面,肯定也会遗传我啊,我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哎呀,老不羞的你在小孩子面前不要说这些好不好。”

       “可是鸣人已经三十岁了,也不小了,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

       听着这俩五十多岁的不服老在我耳边大秀恩”爱狂虐狗,我感觉心里轻松了不少,虽然大石头还是堵得我心里难受,但至少有一块小石头轻轻地放了下来。我悄悄挂断电话,给他们发了条短信,「儿子这几天出去休假,你们不用挂念,永远爱你们的说。」


————————————————————————

早就百粉了,但一直没有点梗,说实话点了我也写不出来,抱歉啦,因为我真得文笔很差,只会写自己想出来的梗。所以为了回馈新老读者,明天继续更新第七章,就这样吧,爱你们。

评论(3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