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七)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part  15

       休假的话,木叶村风景也不赖啊,我躺在草地上宽慰自己,而且人少话不多,最关键的是,这边没网,手机信号也不大好。

       木叶市三面环山,既然是山那便有山民。虽然木叶村傍了木叶市的名字,但它和其他山村一样,只是一个山沟沟里面的普通小村落。年轻劳动力外出谋生都走光了,只留下了他们的父母和孩子,年龄断层,无人料理田地,树木花草像是没人管教的野娃娃,疯狂地四处乱窜。这里地价便宜,政府前段时间招标有意向的公司合作把这些小山村开发出来,我们中了标,目前正考虑最优方案。

       “去去去,都走开。”

       “怎么了,木叶丸?”我撩起短袖使劲儿擦擦眼,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坐起来。

       “鸣人大哥,他们老是不要脸地往你的车上蹭,我拦都拦不住。”

       “哈哈哈……”我开怀大笑起来,招呼木叶丸过来坐,他是个刚满十岁的大眼男孩儿,家里还有一个爷爷,是村子里唯一的老教师,我来这儿之后就借住在他家,让他叫我叔叔,他却老是叫我大哥,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难道是我长得太年轻?」

       「因为大哥看起来很像我看的小说里面的那种特别有钱又讲义气的大哥。」

       「原来是黑.社会头头,我掏出手机对着屏幕照照,我什么时候有了那种气质了?」

       木叶丸呼哧呼哧地坐在我身边,我伸出胳膊把他搂住,“你告诉他们,这辆车是一个阿……姐姐的,要是碰坏了,姐姐会生气的,等下次大哥把自己的车开来,带着你们兜风,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碰坏了也不心疼。”

       “真的吗?”木叶丸的眼里闪着光。

       我看着他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揉了揉自个儿的眼睛,“当然啦,而且,你们以后也会有自己的房子车子,所以,要跟着爷爷好好学习啊。”

       “嘁,大哥又开始说教了。”木叶丸挣脱我的臂膀跑走了。

       我又躺到了草地上,心脏揪成一团生理性疼痛,眼泪顺着太阳穴流到头发里渗到土地里。除了每天向老爸老妈报个平安外,我这三天都是像这样躺在这儿,风吹着日晒着泪流着。

       我从裤兜掏出手机,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想……想过联系我,刚开始我反反复复地关机开机关机开机,每一次开机都伴随着巨大的期待,失望后又赶紧关机,告诉自己别再犯贱了。

       后来已经无所谓关机开机了,因为我忘记带充电器了,这边没有适配的充电装置,手机没电后变成了一块黑黝黝的屏幕,我也只能拿它照镜子了。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他啊。”我对着屏幕里的那个人说,“真抱歉,变成了随时随地都在哭的恋爱脑。”

       「臭儿子接电话,臭儿子接电话……」

       我用手背蹭了蹭鼻子,“喂,妈,啥事儿啊?你儿子现在美女环绕正玩儿得嗨着呢。”

       “那你是嗨到什么程度了连手机都要关机好几天,你肯定没上网吧,我跟你说网上给你编得那个……”

       我把手机拎远,这是一个可以太阳能充电的家庭联络专用手机,老妈说万一我山林遇险了被人绑票了还能用这个联系他们,此刻我倒希望它能跟另一个手机一样稍微歇一会儿,我真得不想知道网友是怎么调侃我的。

       “喂,鸣人,喂喂?”

       听到老爸的声音,我又把手机放到拎回来。

       “别听你妈的,也没别的事儿,就是小樱托我们问你认不认识她的一个高中同学。”

       “谁?”我呼吸急促,握紧了手机,“是不是叫佐助?”佐助是我唯一认识的小樱高中同学。

       “佐助是谁啊?”

       老爸迷茫的声音响起,我感觉我刚刚提起的力气一下子全没了,像被太阳晒蔫儿了的驴子一样软软地瘫在草地上。“那估计我不认识。”

       “我想也是,你跟小樱高中又不是一起的,他们一定是听错了,一个昏迷的人怎么可能说清楚话呢,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你认识一个叫宇智波什么的人……”

       “爸,”我一下子弹跳起来,眼前发黑脑袋一阵晕眩,“佐助……啊不,宇智波怎么了?”




part  16

       车在半山路上没油了,我坐在驾驶座上觉得自己这次休假休得很不成功,先是没拿手机充电器,再是没给车加满油,然后是没想起来用木叶丸家的固定电话跟鹿丸问问清楚,最后就是刚刚出发时没拿外套也没带干粮,所幸钱夹里还有一些钱,可是现在钱有什么用呢,我宁愿用一万块钱换一升油。

       也怨不得我冲动,当我爸说出“那个宇智波头部受伤已经昏迷了两三天,嘴里却时断时续地喊着‘鸣人’……”时,我的理智已经不允许我思考其他问题了。

       当时我急匆匆地跑过去,给木叶丸塞了一把钱,告诉他好好学习我以后还会回来,然后不顾那孩子瞪大的眼睛,开着天天的车绝尘而去。

       现在,我被困在山路上了,一天之内也没几辆车通过的地方,我摸摸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想着是不是真要步走下去,早知道这样平常就应该多吃点饭。

       我抬手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如果快点走的话,大概八点能走到县城,然后再花一个多小时坐车去木叶市,到了医院可能就晚上十点了。盘算好时间,我没继续犹豫下去,果断下了车。

       山路旁的树都只是比我高一点点,只够庇护“嗡嗡”飞舞的昆虫,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阴凉可言。地面被阳光炙烤着,硬邦邦的,变成了一块会自动辐射热量的铁板,而我成了铁板上的一块五花肉。空气也热得懒得动,凝成一块,稠乎乎的,我挥了挥手试图营造几丝风出来,却根本搅不动这锅浓汤。

       记得上次在这样的大太阳下长时间走路还是在工地当“工程师”的日子,钢筋木材就在我头顶上飞,我戴着安全帽,蹲在吊车的阴影处,觉得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再过这样的日子我漩涡鸣人要疯了。

       所以后来我就变成了管着成百上千个“工程师”的人,尽量给他们提升工资水平,增加休假,给家属发放“失陪补助”,这些举动在业内造成了不小的抵制,抵制我的是其他房地产老板,他们大都是其他行业顺带投资房地产赚热钱的人,自然不会懂我对基层工作人员的体恤。

       那时候我还初生牛犊不怕虎,只做自己想做的,得罪了天王老子又怎样?这种少年意气既让我吃了不少苦也让我获了不少利,获得了真心相待的兄弟和诚信合作的伙伴,至于那些得罪了的,当你做大做强的时候,自然也就“冰释前嫌”了。

       能一路走到现在,我真得很感恩了,都说“饱暖思淫欲”,我最先思的就是小樱,我觉得我跟她再合适不过了,而且除了鹿丸,周围其他朋友也是这样认为的。跟她住到一起后,我不是没觉得别扭过,至于她在视频里说的拥抱接吻的感觉,我想我大体上也是一样,可是那时候我还以为我俩是认识太久,直接变成老夫老妻模式了。

       直到,遇到佐助,我觉得我迎来了人生第二春,不,准确的说,应该人生第一春。他前脚让我流泪后脚又喂我一颗蜜枣,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是我却能脑补出一幕幕电影,我的心思被他牵动,我的理智被他吞没,我的灵魂被抽走一半等着他的填补。

       我的皮肤变红发疼,脸上身上的汗水源源不断地蒸发出来,整个身体像是盐水洗了一样,一边湿透一边干透,只有白花花的盐渍留下来。真是饥热交迫啊,口干舌燥的我已经不敢舔嘴唇了,舔完马上又干了,只能白白浪费了嘴里的唾沫,给天上的云彩增加一丝厚度。想想以后降下来的雨水可能混杂着我的汗水泪水和唾沫,我就有一种恶意盈满的笑意。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县城的,我的两条腿僵直着打颤,膝盖弯曲受阻,肌肉完全不受控制得发抖,如果你见过那种学生实验用的电动小马达,你会发现我的腿部肌肉在以相同的频率震动,幸亏平时注意健身跑步,要不然早就瘫在地上动不了了。




part  17

       我拦住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出现的第一辆出租车,“木叶市。”我没问他去不去就径直钻进了后座。

       司机调整了一下后视镜,“那个……天已经有点晚了,要加钱的,现在……现在就付。”

       我看了看表,七点五十分,比预计的还早了十分钟。“五倍。”我心情变好了一点,打开钱夹掏出钱,“另外,你有移动电源和充电线没?”

       看着手机电量变成10%,我赶紧开机联系小樱。“小樱,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小樱打着呵欠问我。

       “佐助!”

       “你说佐助呀,我也不太清楚,是井野告诉我的,她说佐助头上砸了个窟窿,嘴里还念叨着你的名字,让我问问你,哦对了,井野是我另一个高中同学。”

       “那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我还正想问你呢,你是不是知道了?要不然怎么会跟佐助联系上。”

       “知道什么?”我快被小樱气死了,有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嘛!

       “就是……以前佐助帮过我……一个忙。”

       小樱吞吞吐吐的语气让我彻底爆炸了,“我对于他帮你忙不感兴趣!你赶紧告诉我他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别废话!快点!”我几乎是在大吼了,司机被我吓得打了个激灵。

       “好好好,来来来顺顺毛顺顺毛,大老板安静安静安静。”小樱语气稍微严肃起来,“我还没怪你关机两三天联系不上急死人呢,你现在倒脾气上来了,我人在纽约你朝我吼我也不知道啊,总之他现在在木叶市第二人民医院,想知道自己去看。”

       “二医院,加钱。”我挂掉手机,抽出几张钞票递送到前面,“对了,师傅你有烟吗?”

       我打开窗户,把夏日晚风放进来,是那种带着点热气儿的温和的暖风,远处天幕由深蓝色转变成墨黑色,有点像我要告白时佐助的眼神,他应该没事吧?我一边抽烟一边祈祷。

       当车子终于停在医院门前时,我感觉我的焦虑已经麻木了,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回不过神来,胸腔很闷脑子发晕,在司机的提醒下,我才拿上东西下了车。

       我拍拍沉甸甸的脑袋跑到前台,“请问宇智波佐助在哪个病房?”

       护士眼里滑过一丝惊恐,像是看到怪物一样看着我,“宇智波先生吗?我看看……现在病人病情不稳,先生您最好……”

       “谢谢提醒。”我走远几步冲小护士招了招手,永远不要跟医务人员争辩,他们的敬业超乎你的想象。

       我打给了小樱,“喂,让那个叫井野的把佐助病房发给我。”

       “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没礼貌了,行了,等电话吧。”小樱抱怨一声挂了电话。

       我亮起屏幕盯着手机,打开秒表界面看时间流逝,隔了两分钟电话铃声响起,我立马接起那个陌生号码,“喂,我是鸣人。”

       “我知道。”对面传来一个爽朗的女声,总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407,都好几天了还昏迷着呢,快去吧,估计他家里人刚探视完。”

       我没走电梯,直接爬了楼梯,虽然我现在浑身发软,虽然电梯明显更省时省力一些,但是比起站在那儿等待,我宁愿动起来,身体动起来心里就少胡思乱想一些,刚刚井野说他昏迷好几天了还没醒。

       407

       407

       407

       ………………

       我从没觉得医院病房这么难找过。

       「407」,终于看到了,我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燃烧着身体剩余能量,用尽全部力气撞开门。在身体移动的瞬间,我看到了一个站着的法令纹,两个站着的法令纹,端端正正坐在病床上的是佐助,他们仨面无表情,眼神却流露出鄙夷和不解,像看傻逼一样看着破门而入的我。

       我想着还好佐助没有法令纹,刚要张口就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

下周五更新第八章

写得越来越水了,现在心里面全是挫败感,感觉自己就是个渣渣。

评论(2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