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九)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漩涡·什么都不知道·鸣人×宇智波·什么都不说·佐助

★本章有轻微「止鼬」【一个提示




part  21

       我回来这件事,除了小樱井野佐助知道,其他人还不知情,所以当我想买点什么的时候,只能给隔壁床的家属塞一把钱。

       我捧着一捧玫瑰坐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等佐助发简讯,小护士到我们这边查房的频率异常得高,我已经忘记要害羞尴尬了,毕竟我现在有了佐助,我行不行佐助知道就行了,其他人想怎么猜测就怎么猜测,反正我身下那玩意儿也不在他们身上用。

       短信提示,鹿丸的,「回来也不说一声,玩儿失踪搞神秘啊你。」

       「我现在还在休假期,你可放过我吧。」

       「这话应该我来说吧,我对你的休假一点兴趣也没有,你快上Twitter看看吧。」

       「卸载了,不看,准没好事。」

       「那你别看,可能涉及到你的牙医。」

       「那我看完再给你发消息。」

       我重新下载了Twitter,点击登录,这么多天过去了,关于漩涡鸣人“性功能”的讨论热度只降低了那么一丢丢,还衍生出了各种各样的段子和新闻。一想到以后别人见到我脑子里反应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我就垂头丧气起来,果然还是很在意啊,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在这方面被质疑吧,就算有了佐助,我也要脸啊,漩涡鸣人的脸皮再厚那也是有限度的。

       短信提示,佐助的,「我这边的粥吃不完了。」

       我抱上玫瑰屁颠屁颠地跑去407,临走不忘对隔壁床说一句,“今晚不用等我回来。”

       “佐助,”我一边喊着我的恋人一边关好门堵住外面热切探询的目光。“我给你买了花。”

       “嗯,”佐助就坐在床边,准备起身。

       “哎,你别动,我过去。”我把玫瑰放到佐助怀里,他低下头嗅了嗅。

       “你不开心啊佐助?”

       我觉得我现在对佐助的情绪比他本人还敏感,刚刚在病房床上坐着等他短讯的时候我总在想他会不会后悔跟我在一起,他稍一不开心我就在想他是不是要跟我说分手,偏偏他是那种有什么事都要憋在心里的人,我想跟他好好沟通一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怕惹他生气以为我不相信他。其实我只是想明确地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光一个喜欢的结果是不够的,总得有个开始有个契机有个理由吧!

       我和他之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又好像发生了很多,在我完全没准备的情况下他就答应了我唐突的告白,这是惊喜但也有点惊吓。仔细想想,依佐助的性格,他绝对不会选一个人将就过活,要不然也不会单身这么多年,但是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这么快呢?漩涡鸣人哪里好了,能让宇智波佐助在茫茫人海中选中?莫非他也是一见钟情?只有这一条能说的过去,毕竟连半年都不到的相处,个性慢热的他要是对我日久生情那我就真惊掉下巴了。可是当时我一副颓丧怨夫样,他又为什么要对那样的我一见钟情?这些疑问在我心里打转,让我一秒钟之内患得患失几十次,都快赶上50HZ的交流电变换频率了。

       “虽然我不一定能帮你解决,但是我可以当一个最好的倾听者。”我希望佐助能给我讲讲他的心里话,每一对恋人,都应该坦诚相待不是吗?

       “你扶我下床。”佐助把手搭在我的手上,冰凉凉的。
听到指令后我像捧着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把佐助打横抱下床。

       “白痴,你在干什么呀,我要自己走路。”佐助恼怒地蹙起了眉,眼里流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羞怯,但还是被我捕获到了,谁让我有专门针对佐助的探测雷达呢。

       “哦。”我把佐助小心翼翼地放回床,蹲下身子帮他套上拖鞋,再扶他下来。

       佐助在花瓶里倒了点水,拿起玫瑰插进去,“这样能多新鲜几天。”

       “你要是喜欢,我每天都买给你。”我特别想把他搂到怀里,但是怕碰到他的头,而且他稍微比我高一点,勉强靠着我应该会不舒服吧。

       “但是我不喜欢你浪费钱。”佐助主动拉住我的手走到窗前,我反握住他的手指包进手心里,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帮他捂捂手了。

       现在已是黄昏,橘黄色的光线给佐助打了一层暖色粉底,就连他漆黑的眸色也鲜活起来,里面橙色波光潋滟如流金般缓缓涌动着,真美,就算头上缠着绷带也丝毫不会减弱他的美感。

       “今天下午父亲跟母亲过来看我,说起哥哥要去英国进修。”佐助目光注视着远方。

       “那是好事啊。”我看向佐助的侧脸。

       “说是进修,其实是去那边结婚,而且不打算回来了。”

       “什么?”我不太明白,进修和结婚为什么会让佐助不开心,以及不回来了是怎么回事。

       “之前,父亲给我和哥哥定的目标都是学医。后来哥哥在高中结识了一位学长,他们关系很好,那位同样姓宇智波的学长经常辅导哥哥,到了周末他俩还会同吃同住,学长大学学习了法律,于是哥哥在填志愿的时候瞒着父亲选择了法律。”

       “所以?”我感觉我的手心沁出了很多汗珠,两个人肌肤相触的部分湿滑黏腻起来。

       “原来他们是恋人,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但是哥哥心意已决索性搬出去和恋人同居。我受伤后,他们才见面深谈了一次,哥哥说他要和男朋友去英国进修并且结婚,无论有没有父母的祝福,他都会这样做。”

       我紧了紧自己的手,生怕佐助的手滑出去,“那……那你会带着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吗?”佐助的父母不同意儿子找男朋友,所以这个问句的回答将变成一个承诺,我想知道佐助的心意。

       佐助回过头来,眼里有盈盈笑意,“当然,我刚刚电话联络过哥哥了,我说我会带着男朋友去参加他的婚礼。”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笑容,呲着一口白牙带着点傻气,“我爸我妈肯定会特别喜欢你的,我敢保证。”




part  22

       “佐助你快躺下来,我在这儿趴着就行。”医院的床虽然不算窄,但我就算再猴急,也不至于跟佐助挤一张床,他头部受伤,我怕我晚上睡姿不好,磕碰到他。

       “要不你回你那儿吧。”佐助担心我趴在床边休息不好。

       “不行,我要陪你。”我把佐助的手覆在自己脸上,“而且,我都跟我隔壁床说了今晚不用等我,我要是回去了多丢脸呀。”只要能在他身边,我就安心了,只要能看着他,我就不会胡思乱想。

       “白痴。”佐助用手捏捏我的脸。

       “我自从遇见你智商情商直线下降,你要对我负责。”我嗔怪着朝佐助撒娇。

       “那你那方面不行是不是也要我负责。”佐助揶揄我。

       “啊啊啊!”我用双手捂住脸,“我都没脸见人了现在,小佐助连你也跟风取笑我,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省得你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说着就要佯装脱裤子。

       “行行行,你行你行,这里可是医院,别乱来。”佐助连忙拉住我的手。

       “乱来啥呀?”我把嘴凑到他面前轻啄了一口,他现在头部受伤,我不敢深吻他,虽然我很想,想得不得了。

       “没什么,睡觉了,白痴。”佐助侧躺下,把脸背对我。

       看他闭眼休息,我悄悄掏出手机,用床单一角蒙住,把屏幕亮度调到最低,点开Twitter,搜索关键词。果然我在医院里怀抱玫瑰的照片出现在了网上,幸好这个世界从来不乏热点爆点,关于漩涡鸣人的话题终于被其他新鲜话题压了下去,所以关注度大打折扣。我点开一个评论数比较多的动态,查看下面的评论。

       「你们觉不觉得漩涡鸣人这个样子很像今天那个连载文里面描述的阳光健气攻?」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像哎,首先外形就挺像,而且背景都是医院。」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跟不上节奏啊。」

       「就是一个名叫“Friends”的BL文学网站上的写手大神“大姐头今天不性感”的最新作品。」

       「其实吧我觉得漩涡鸣人长这样肯定不可能不举,不举的那些男人一看就一副想报复社会的猥琐样,他跟他前女友不上床会不会因为他其实是深柜。」

       「那他这束玫瑰是要送谁啊?」

       「太太的文里面写了啊,送给受伤的小情人的。」

       「我说你不要把现实和小说混为一谈吧。」

       「我是这个医院的护士,我作证他确实是送给另一个男性病人的。」

       「真的假的?果然如我猜想那样,他其实是同?」

       「既然他是同,为什么要跟自己的前女友在一起?」

       「也可能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同,分手后才慢慢发掘的,因为他前女友对他人品评价挺高的,要是他当时是骗婚,那他前女友现在不把他黑成煤炭才怪!」

       「我觉得不太可能,一个人发现自己是同怎么可能到三十岁,这也太迟钝了吧。」

       ……………………

       这些网友的部分言论已经很接近真相了,总比造谣传谣强,我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佐助突然翻过身来。

       “啊?佐助,是我吵醒你了吗?”我连忙关掉手机。

       “没有,睡不着。”

       “嗯,我在看Twitter。”

       “还在为那个视频耿耿于怀?”

       “也不能说耿耿于怀,但是总是有点介意的,毕竟我现在在人们心目中的第一印象已经不再是 ‘房地产新贵’ 而是 ‘这个男人有钱但是他那方面不行’ ,这落差也太大了吧。”

       “反正我无所谓。”

       “我知道,所以我都没前几天那么介意了,因为我有你了呀。”我倾身上前在佐助唇上落下一个吻,“不过我发现一件趣事儿。”

       “什么?”

       “网上流传了我给你送花的照片,然后有人猜测我跟小樱那啥……咳咳,是因为我是同性恋。”

       “哦?”佐助若有所思。

       “不过往往就是谣言被当成了事实,而事实则被当成了谣言。”

       “那你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取向吗?”

       “无所谓吧,知道也行不知道也行,我就是一个开公司的又不是娱乐圈的,不在乎这些。不过,如果我被曝光了,你也会被迫活在公众视野里,那样你的行动就会受限,而且网上说什么的人都有,我可不想你被他们评头论足,那样我一定会忍不住跟他们对骂的。”我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大堆。

       “啰嗦,手机拿过来。”佐助朝我伸出手。

       “啊?”虽然不情愿但我还是把手机乖乖上交给了佐助。

       佐助把手机关机放在床头,“这下可以安心睡觉了吧白痴。”



———————————————————————————

猜猜「大姐头今天不性感」是谁?应该很好猜吧嘻嘻。

评论(1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