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鸣佐】我知道


★上忍鸣×叛忍佐

★跟原著没啥关系的原著向

★深夜有感系列,很短嘻嘻




       “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不过你可能已经知道了。”

       再一次,黄发忍者仰视着的湛蓝眼睛里流露出几丝羞涩,像切割蓝宝石的银线,细微的不易察觉的,阳光打上来会反光的闪亮亮。

       他微微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儿,一颗颗,滚到大树根下。

       他的手不安地揪着橙色裤子,忍具包里的苦无被他摸了又摸,最后索性举起来挠了挠头发,黄色的发丝在他指间萦绕,柔软的毛糙的,像穿梭在树林里的阳光。

       “嗨,你……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

       他郑重其事地,结巴着,抬起头……

       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

       有本事你别低头!

       有本事你他妈的倒是快点说啊!

       佐助从梦中惊醒,莹白的月光透过小窗流淌在屋内,脸上潮湿一片,他无法用手触摸,这冷涔涔的液体是汗水还是泪水,反正都是咸的苦涩的,已经分不清。

       一个月了,每个艰辛入睡的夜晚都要做这个噩梦。

       他抬起头,眼眶里是望不到底的深渊,晴空被黑夜取代,有血液弥漫出来,瞬间干涸在脸上,整张脸都腐烂着外翻着剥落着,嘴唇开开合合,试图吐字,吐出来的却是白色蠕动的蛆虫。

       佐助是深夜赶回木叶的,下着雨,暴雨,亏他找得到,一个小小的矮矮的毫不起眼的坟包。

       他忘记使用忍术,他用双手刨土,土里有杂碎的砂石,割破他的皮肤,鲜血淋漓,深可见骨,他顾不上撕裂手指般的疼痛,不避讳弥漫口鼻的尸臭,愣是将那个人拉入自己怀中。

       冰凉的,比雨水更冰凉,沉默的,比黑夜更沉默。

       这人死透了。

       佐助紧搂着,干呕着,从手指蔓延到四肢的疼痛比不过从心脏扩散至全身的痉挛。

       就好比一个是音速,一个是光速。

       目眦尽裂,声嘶力竭,我不是输给你们,我只是败给了他。

       佐助晃动手腕,特制锁链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脸上的液体汇成一滴又一滴,“啪嗒,啪嗒”,在布满灰尘的监牢地面溅起一朵朵泥花儿。


       「听说那个叛忍最近正在被晓组织追杀。」

       「啧啧,这是第几次背叛了,从木叶开始,三四回……都不止吧。」

       「所以晓这次下狠手了,派出三个成员,发誓要取他人头。」


       “嗨!”

       鸣人总是能找到佐助,无论他在哪里。

       “白痴,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人吗?”

       佐助站在树上睥睨,对着树下的那个人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我知道,你是佐助。”

       鸣人呲着一口白牙,眼里有一汪温柔的湖泊,融化对方尖锐的咄咄逼人。

       “你最好离我远点,否则杀了你。”

       佐助伸手握住背后的剑柄,仿佛这样才能证明他有着坚定的想要杀死对方的信念。

       鸣人看着他,笑了,温柔的无害的却是能击碎一切坚硬外壳直抵心灵的笑容。

       这让佐助想起了小时候家里过冬时的火炉,散发出橙红色的温暖的热量,那时候,他还有一个完整的家。


       「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诉你,不过你可能已经知道了。」

       「嗨,你……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吧。」

       「算了,还是等……等下次见面再说吧。」

       白痴,超级大白痴!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谁让你区区上忍去单挑晓组织三员大将的!

       谁让你赢的!

       谁让你用同归于尽的方式赢的!

       谁要你这份情!

       谁他妈要你这份情!

       你他妈让我怎么还你这份情!

       佐助知道这是木叶抓捕他的陷阱,但他还是去了,因为那里埋着那个人,他发着疯,不顾一切,只是想,想再被拥抱一次。

       他搂着他,黑夜很黑,大雨很大,他出现了幻觉,幻视幻听,看他嘴唇张张合合,听他口吐一词一句。

       “嗨,我喜欢你,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评论(25)

热度(73)

  1. 💔Destiny like ns💒 转载了此文字
  2. Destiny like ns💒章鱼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