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三)(一次约会)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约会?大概吧




part  31

      

       “这叫情侣帽。”

      

       我挂掉电话,穿过人群,嘻嘻笑着走过去拉住佐助的手,轻轻牵着,摩挲着,然后十指紧扣,他的手指我的手指,紧紧纠缠着,骨节硌着骨节,温度传着温度,电流导着电流,像街上每一对热恋的情侣。

      

       “你不戴帽子好看。”佐助侧过脸看我,我俩的帽檐交叠在一起,投下一片阴影。我看见他薄而红润的嘴唇,看见他白皙挺立的鼻头,看见他微微上翘的睫毛,我记得他说过,他睫毛上翘是以前戴眼镜时被镜片磨的。

      

       我看见自己的脸倒映在他黑漆漆的眼眸中,两个人呼吸着彼此的气息,于是趁机歪脸亲了他一口,“那我还有什么地方好看?”

      

       佐助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白线,然后松口,“脱了衣服好看。”

      

       没想到佐助这么直白,“那是上面好看还是下面好看?”我趁机耍流.氓。

      

       “下面……”佐助用余光扫视我,“好用就行。”

      

       “欢迎试用,保管满意。”我紧了紧手,想起丁次他们的话,希望不要是屁.股被试用。

      

       “不满意能退货吗?”

      

       “当然不能,一经试用,概不退货。”

      

       “那我不用了,处男能有什么好用的。”

      

       “喂喂喂,小佐助你不能歧视处.男吧,处男可是珍稀动物,要呵护要亲亲的。”

      

       “没经验。”佐助笑着斜睨了我一眼。

      

       说的好像你经验丰富的样子,我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其实我对佐助的过往情史真得很好奇,但是红豆姐告诉我最好不要探究这些,只要拥有现在的他就好了,别做那些会让两个人尴尬的事。

      

       但是佐助于我来说,他就像一本书,从我这章开始阅读并不能让我满足,好奇心驱使或者占有.欲作祟亦或是那种云里雾里的不安全感,我总是想彻底翻开,之前的,全部的,透透彻彻的,研究一番,即使那并不是会让我开心的内容,但是我就是想。

      

       想了解他,想探究他,想深入他。

      

       “怎么不说话了,瞎想什么呢?”佐助侧过身来在我的脸上捏了一把,“因为我说你没经验就生气了?”

      

       “没……没什么。”我支支吾吾,有些心慌意乱,说到底我就是想知道佐助的经验是哪儿来的。

      

       “没什么那就是有什么。”佐助扯住我的手,“看路,要上电梯了笨蛋。”

      

       森罗超市在地下一层,我俩上了下行电梯。

      

       “没经验可以练习的。”佐助跟我站了一列,他在我身后低头附在我耳边,“我陪你。”

      

       “你当老师?”我回过头对上他的目光,感觉脸颊发烫。

       “咱俩都是学生。”

      

       嘴对嘴,我吻了上去,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紧闭着的唇,佐助推开我的肩膀,“要下电梯了笨蛋。”

      

       “他们是不是认出我来了?”我推着购物车和佐助穿梭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之间,如果周围人的视线可以变成子.弹,那我俩早就被射成筛子了,“八点钟方向举手机的那个小姑娘,你帮我看看是不是在偷拍我。”

      

       佐助没理我,自顾自地走到货架前拿起一瓶番茄酱和橄榄油放进购物车里,“如果你不要总是撩起我的短袖摸我腰,他们或许根本不会注意到你。”

      

       “忍不住嘛。”爱人在侧,怎能忍住不动手动脚?反正漩涡鸣人做不到,“咱们在一起满打满算连八天都没有,现在可是热恋期中的热恋期。”热恋就是看见他的那一瞬间我就硬了,硬得走路都疼,身体的反应最真实,天知道我有多爱他。

      

       “佐助,咱俩以前是不是一个席上吃过饭?”看见这些调味酱,我突然想起鹿丸说过的话。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佐助又拿了盐和胡椒粉过来,迟疑了一会儿,“可能……是吧。”

      

       “那个时候我怎么没注意到你呢?”我俩继续在超市里转悠,已经自动屏蔽了各种红外线扫视。

      

       “我也没注意到你,彼此彼此。”佐助压低帽檐,弯腰拿了大米和黑米放进购物车。

      

       “对啊,听说你大学时候是万人迷,追你的女生能绕操场三圈。”

      

       “你也不赖,听说好多女生去看足球赛就是为了看你,喜欢你的女生能占观众席的三分之一。”佐助一边说话一边挑选自己想要的面粉。

      

       这算是互相吹捧吗?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

      

       “佐助,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男人的?”我小心翼翼地往前翻书,试图利用只言片语推断出大致情节。

      

       佐助回头瞥了我一眼,“很久以前,忘了。”

      

       很久以前,那你一定交过好几任男朋友咯?你对他们还留恋吗?那些记忆还深刻吗?你最爱的是谁?是我吗?

       至少现在,是我吧。

      

       “你怎么了?感觉心不在焉的。”佐助把全麦面粉放进去,双臂撑着购物车边沿,向前倾身把脸凑到我眼前,“你这样闷闷不乐的,我也会不开心。”

      

       “如果我说我现在想吻你你会不会打我?”我把帽子反带,将额头抵在佐助的帽檐上。

      

       “我不会,其他人就说不准了。”佐助歪头,单手搂住我的脖子轻轻地吻住我的嘴角,然后放开,“别胡思乱想了。”

      

       “那你再亲亲我。”

      

       “别得寸进尺。”

      

       我喜欢跟佐助一起逛超市,带着生活化烟火气,比去咖啡厅喝咖啡比去西餐店吃大餐喜欢得多,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塞满购物车,人很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我和佐助混迹在人群中,在穿越货架的间隙做些亲密的小动作,就像高中时趁老师转过身的那刻偷咬一口面包,带着犯禁的愉悦感,不仅仅是因为面包本身,还因为那是课堂,我在课堂上解决饥饿。

      

       谈恋爱使人幼稚,或者换个更好听的词,叫年轻。都说女人是花,要用爱浇灌才能保持鲜艳。男人又何尝不是一样,爱情对于男人来说是一把打开牢门的钥匙,释放野兽的天性。

      

       “佐助,你最近是把你家吃空了吗?”我看着满满一购物车的米面粮油,不禁感叹。

      

       “你不是嫌我瘦吗? ‘太瘦了没精神’ 这是你之前说过的话吧?”佐助拉着我去了一个角落的货架。“选选。”

      

       “选啥?啊?!”我看着一排排的TT傻了眼,“我…………”我闹了个大红脸,为什么佐助就能这么自然而然镇定自若呢?他看上去属于不言不语闷骚系的那种人,但却总是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来。

      

       “佐……佐助,你看着选。”我站在佐助身后把额头压在他肩膀上,羞得抬不起头来,为自己的窘相,为自己没佐助那么从容,我果然是处.男。

      

       “那就……这个好了。”佐助扫视了两圈,随手拿起一盒,我感到他脖子上的颈动脉跳得很快很用力,耳廓微微泛红。

      

       “这个味道挺好闻的。”我恢复镇定,从架子上又拿了一盒下来,“橙子味的。”

      

       “那就两盒都买。”佐助把它们放进了购物车。

      

       我发现在佐助的带动下,这段恋情在以光速进展,我承认我每天都在意.淫,但是真没料到会这么快,能跟佐助完整地拥有彼此,这件事光是想想就让人浑身战栗。

      

       “佐助,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周围好多人在窥视咱俩。”我把棒球帽扶正,用余光探测了一下四周。

      

       “你做亏心事了吗?”

      

       “没呀。”

      

       “那不就得了。”

      

       结完账走出超市,我和佐助一人拎了两个大袋子,“要不要吃个饭再回去?”我艰难地抬起手腕看看表,“九点半了,估计你家已经吃完饭了。”天呐,我竟然和佐助逛了两个小时的超市,公园都不带这么逛的。

      

       “嗯,我刚刚买了超市的打折饭团,我觉得挺好吃的。”佐助像是早料到我会这么说,已经准备好了简便晚餐。

      

       “哎?”本来还想去个高档点的地方,想着又能多磨蹭会儿时间呢。

      

       我和佐助紧挨着坐在广场一个小型喷泉周围的大理石边沿上,晚风裹挟着水汽,有丝丝凉意。旁边坐满了其他情侣,或是各自玩手机或是聊天谈心亦或是忘情拥吻,只有我和佐助就着番茄汁吃饭团。

      

       “这个真得挺好吃的。”

      

       “那是因为你太饿了。”

      

       “你今天晚上能不能回咱们那儿?”我状若不经意地随口一说。

      

       “我过两天就回去了,现在家里还有点事。”

      

       “嗯。”我有点失落,“我真得挺想你的。”

      

       “我知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蠢了,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谈个恋爱都脑子发胀,像是被水泡了似的。”我不介意在佐助面前贬低自己,面对他的我是毫无保留剖心剖肺的我。

      

       “能看上这么蠢的你,说明我也聪明不到哪儿去。”佐助从袋子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我记得学校旁边的那家拉面店挺好吃的,明天要一起去吗?”

      

       “咦?佐助也喜欢吃那家的拉面吗?”我顾不上口中塞满的饭团,惊讶地喊起来,“我大学的时候经常光顾,后来工作忙了也偶尔会去。”

      

       “那就明天晚上。”佐助的话就像我背后的喷泉一样,滴滴水渍溅在心上,清冽的痒痒的。

      

       “好啊。”我狂点头,“那明天咱俩顺便回主校走走吧。”那是我和佐助拥有共同记忆的地方,尽管视角不同。

      

       “行。”佐助递给我一把钥匙,“这是我那儿的钥匙,时候不早了,你待会儿把今天买的东西拿回去,具体放在哪儿我回家后给你发短信。”

      

       “这些不是给你爸妈家里买的吗?”我看着地上四个大袋子,有些不明白状况。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佐助摘下我的帽子揉了揉我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再过两天等我回去咱们就同居吧。”




———————————————————————————

★为了爱的人,我们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评论(3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