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四)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part  32

       “都快笑成傻子了。”牙抄起一个文件夹在我面前晃悠,“漩涡老板,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啊?”

       “我笑了吗?我怎么没发现。”我是真得没发现,牙这么说了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嘴角上翘,心里想着要收敛要把嘴角放平,却反弹性地咧得更宽,“好吧,我承认我现在确实笑了。”

       “这不还没同居呢嘛,你至于?”牙挥着文件夹扇风。

       “至于。”我喝了口水,忍住强烈的笑意,“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你和我,待会儿中午,去和我高中同学吃个饭。”牙一字一顿,“如果你还想把他挖来公司的话。”

       “那是当然,牙你看他喜好安排。”我打开虫窟影视基地的资料,首页赫然一个戴墨镜的男人,规划师——油女志乃。

       规划师有点类似设计师,但他们涉及的领域更广考虑的项目更杂,如果能把油女志乃请来公司,那么「木叶影视基地」算是成功三分之一了。

       “这位油女先生有什么需要我特别注意的地方吗?”我问牙,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倒也没什么,他虽然话不多,但其实很正直也很热心。”牙靠着椅背思索了一会儿,“不过他比较在意别人的目光,这个目光就是字面意思的目光,总之,到时候你可千万别忽略他的存在。”

       “怎么会呢?”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为什么会忽略他的存在呢?我可是要亲自出马把这尊大神请来公司啊。

       行道树飞快后退,呈现出匍匐于地的画面,夏风撞在我的脸上,分成两拨为我吹头发,本来只是一头毛毛糙糙的细碎乱发,平时也懒得打理,现在倒是有了一个背头。

       “牙,见你高中同学而已,有必要这么夸张,开着跑车去吗?”我的声音被玛莎拉蒂发动机轰鸣的声音盖过,不确定牙有没有听到。

       “啊?”牙果然做了一个疑问的口型。

       算了算了,我打了个手势表示去了再说。

       牙预约的是位于南贺湖边的一家名叫「心转身」的高档西餐厅,我平时对西餐不太感兴趣,早餐只是随意喝一杯牛奶,中午吃食堂,晚上街边小吃店或者干脆外卖,只有需要应酬的时候才去个贵一点的地方,和小樱同居那会儿刚开始两个人还一起做过饭,后来发现不仅费事儿且俩人口味完全不一样,渐渐地就不了了之了。

       昨天晚上佐助买了一大堆食材说等他回来就同居,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大半夜睡不着,回忆着他的一颦一笑,斟酌着他的一词一句,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克制要克制,最后还是忍不住在管理层聊天群里公布了这个消息,激动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后,早晨一醒来就发现群里聊天讯息爆炸,全是对我的无情嘲笑。

       我知道我最近很啰嗦,在公司好友间公开后,更是肆无忌惮,张口佐助闭口佐助,搞得那些不认识佐助的都知道了他的性格爱好特点。苍天在上,我真得忍不住,我也不懂我的脑回路,为什么每次七拐八拐都能拐回佐助身上,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荷尔蒙作祟。

       「你呀,感情方面单纯得就像一辆车门大开的新车,毫无防备,就算是被骗子开走也发现不了。」这是牙对我的忠告,他觉得现在的我比大学时的他还蠢。

       「我就跟我那辆开了六年的破奔驰一样,有人要就不错了,就算是骗子我也乐意。」这是我给牙的回复,何况佐助根本不可能骗我。

       牙把车停在餐厅附近的停车位,临近中午,被餐厅玻璃幕反射过来的阳光相当晃眼,我顾不上整理糟乱的头发,走到一棵树下,给手机屏幕找了个阴影处,发了一条简讯「几点出来?」

       “鸣人……”往餐厅门口走的时候牙吞吞吐吐。

       “说吧,开跑车来是不是要泡妹子。”我对牙再了解不过了。

       “我……我跟你说个事儿,你可千万别笑我。”牙欲言又止。

       “该不会……”我灵光一现,恍然大悟道,“该不会你看上你高中同学了吧?”

       “噗……”牙被唾沫呛了一下,“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那是什么?你快说。”公司好不容易有了除我之外的八卦,怎么能不当一回挖掘机呢。

       “日向……日向雏田的剧组在南贺湖边拍戏。”牙间接提示。

       “不是吧?牙你……你不是最嫌她的电影无聊吗我说?”我记得之前为了对接代言人一事,牙替我参加了雏田某部电影的首映礼并且观看了完整版,回来后他就抱怨电影无聊到刚一响起片头曲就睡着了。

       “那不是公司请代言人再加上前段时间你那档子事儿,接触得多了吗?”牙目光闪烁,“这叫日久生情。”

       “分明是因为你想泡大明星!”

       “嘘,小声点。”牙拽住我的胳膊进了餐厅。




part  33

       “鸣人,这边。”

       我刚在二楼楼梯口露头,就听到有人喊我。

       来不及反应,然后我看见了谁?

       “小樱?!”牙率先走了过去,“你怎么跟志乃在一起?”

       “小樱……”我顾不上惊讶为什么她和油女先生坐在一起,弱弱地跟着牙的声音叫了一声,小得只有自己能听见。我磨磨蹭蹭慢慢吞吞地走过去,视线始终定格在皮鞋前一格地砖上,我确定听到小樱声音的那一秒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不是激动,是害怕。

       我和小樱之间一向开诚布公,有什么心事都会一起喝酒聊天开解彼此,我们是把对方放在金字塔顶的朋友关系。可是如今我却隐瞒了一个秘密,没有告诉她,所有好朋友都知道,单单只瞒着她。

       我跟小樱分手后很快就谈恋爱了,我跟小樱分手后很快就和大学时候的男同学谈恋爱了,我跟小樱分手后很快就和在她生日宴上认识的大学男同学谈恋爱了,我跟小樱分手后很快就和在她生日宴上认识的她高中时候表白被拒的大学男同学谈恋爱了。

       定语太长,长到打结成一团乱麻,解不开,又不敢快刀斩断,而且现在最关键的已经不是这个,最关键的是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时间拖得越久,我越不好意思开口,依小樱的脾气,知道后火山爆发上房揭瓦都是有可能的。

       我不晓得如何解释,所以一直拖着,我没伤天没害理,却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万一被她从别人口中听到了,那我……我该如何面对她失望的表情?我该如何说明我跟佐助的相识相知相恋?我不知道,我宁愿她一直待在纽约不要回来,我不是很擅长处理感情纠葛,我现在只希望能平安度过这个中午。

       “鸣人,发什么呆呢?”牙把我神游的思绪拉回餐厅,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桌边了。

       “我来为你们介绍,”牙将手分别伸向我和戴着墨镜的油女先生,“这是我们老板,漩涡鸣人,跟咱俩都是同龄人。”
“这是我高中同学,大名鼎鼎的建筑规划师,油女志乃。”

       “你好。”我伸出手,“久仰油女先生大名,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你好。”油女先生握住我的手,“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但却是初次握手,请多指教。”

       不是初次见面?什么意思?难道我又是在什么聚会上遗漏了关键人物?

       “哈哈,那你俩到底是第几次见面呀?”小樱站在油女先生旁边,适时插话。

       “以前参加酒会的时候碰到过。”牙说油女先生不喜欢别人忽视他,于是我赶紧补救,“不好意思哈,我刚刚想起来了。”

       “哦?”油女先生推了推墨镜,“如果这样算的话,那咱俩就是第三次见面了。”

       什么?!我的大脑极速运转着,试图搜寻出我俩到底什么时候见过,但是毫无印象,这下尴尬了。

       “你俩都是大忙人,每天见的人多得数不清,哪能全都记住。”牙看情况不对,赶紧缓解气氛,“今天就说今天的事,回忆叙旧什么的,以后也不迟。”

       我们四个拉开椅子坐了,我坐在油女先生对面,手握住眼前的杯子,眼睛盯着油女的杯子,空调温度正好,我却一直出汗,我能感觉到白色衬衣已经被浸湿了。

       “服务员呢?”牙喊道,“怎么客人来了都不过来接待一下。”

       “我这不是在接待吗?”小樱伸出手给了牙一记爆栗。

       “什么意思啊小樱?”牙捂住额头一脸无辜,“你刚刚不是说你和志乃是在纽约认识的吗?”

       “和志乃在纽约认识跟在这里当服务员有什么冲突吗?”小樱不耐烦地指了指胸前的小挂牌,“你是不是和鸣人待久了,脑子也变笨了。”

       “呵呵……”要搁以往我肯定要开口反驳几句的,今天只能心虚地呵呵笑几声,一听就知道是假笑。

       “鸣人,你怎么都没问我为什么在这儿呀?”小樱话锋一转,指向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顺着接口,事到如今我还好意思说这种告不告诉的话吗?

       “就是回来玩儿几天,毕竟老朋友都在这儿。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小樱在椅子上挪挪屁股,喝了口水。

       “那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没经思量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漩涡鸣人,你就这么想着我赶紧走啊?”小樱是开玩笑的语气,我却打了个冷颤。

       “不,不是,我是怕你又突然走了。”我惴惴不安地转动着水杯,“想让你多待几天。”该死!幸好我不是匹诺曹。

       “哈哈我就知道,其他人都有家室,也只有我这个单身狗才能做你的酒友,放心吧,我肯定多待几天。”小樱拿出了点菜机,“你定时间,咱俩好好喝一顿。”

       “喝什么喝,你俩的酒以后再约。”牙朝我使了个眼色,“鸣人最近工作有点忙,估计没什么时间喝酒。”

       “对啊,小樱,今天的主角是油女先生。”我尽量放松语气,把目光转向油女的墨镜,“您想吃什么,尽管跟小樱点,反正她现在是服务员。”

       “漩涡老板不用客气,你叫我志乃就好。”油女先生清了清嗓子,“我吃什么都行,很随意的,不挑食。”

       “那你也别跟我客气了,你是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咱们也算是一个行业的同龄人,叫我鸣人就行啦。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点菜,就交给小樱跟牙吧。”

       我现在哪儿还有心思想吃饭的事啊!先是跟志乃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被我忘了,犯了人家的大忌。然后就是小樱一口一个「单身狗」「酒友」「多待几天」,全都正中靶心。

       “这是我俩高中同学合开的夫妻店,鸣人你应该也认识的,本来雏田剧组来这儿取景,今天不营业的,昨天我看到牙的预约,想着中午也没什么事儿,就接下了。”小樱在点菜机上按了几下,“所以老板娘就给服务员们放假了,我和老板临时顶岗,你们现在算是包场了。”

       “嗯,小樱你辛苦了。”我双手托腮,以志乃的墨镜为目光着陆点,随口附和着。

       “小樱,点好菜了吗?雏田小姐找你。”

       嗯,这是山中井野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反应,没有转头。

       “鸣人。”牙压低声音,在桌下伸手拽我的裤子。

       我知道日向雏田在这儿,但是现在不是你追大明星的时候,小樱跟志乃,我一个人应付不来啊。

       “鸣人。”

       “干嘛啊?!”我伸手抓住牙的胳膊,余光一凛,“佐助!?”我转头,心脏差点从喉咙里跳出来。

       井野衣着性感,低胸露肚脐,把手搭在佐助肩膀上,她是老板娘没错了。

       佐助穿着小樱同款制服,双手环胸,那他……他就是小樱刚刚提到的老板?

       我感觉背后阴风阵阵,脸颊却烫得要命,脑子里转了山路十八弯,把自己转了个晕头转向。汗水把裤子也浸湿了,还好是深色的看不太出来……暗自庆幸了裤子的颜色后我也不知道自己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



评论(2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