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五)(修罗场?)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修罗场?




part  34

       “我去趟卫生间。”我猛得向后推开椅子站起来,椅脚跟地面摩擦发出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刺啦”声,“抱歉。”我转向志乃,朝他的墨镜致意,然后迈开步子匆匆地远离这群人。

       “喂,鸣人,走反了。”

       听到小樱的提醒我立即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没停滞没说话,我觉得我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冷静一下。想当初跟原料供应商谈判都没这么紧张过,至少那是一对一,现在呢,一对几?

       佐助是聪明人,我是笨蛋,聪明人在符合他们智商的频道上交流,觉得笨蛋不懂就不用跟他说,这跟我隐瞒小樱的原因不一样,我看出来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纯粹是因为我没被放在一个恋人应得的地位上。

       自从跟佐助在一起我一直都是掏心掏肺的,什么都告诉他,事无巨细毫不隐瞒,把他捧在比金字塔顶尖还高的地方,他呢,他把我放在哪个阶位上了?

       「看吧,我对你还不错,我让你抱让你亲还打算跟你上床,但我就是什么都不想说,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必要知道。」

       「假性亲密关系」,我在佐井的社交书上看到的,他根本没拿我当自己人。这样的恋爱或许别人能接受,但我不能,抱歉我漩涡鸣人不能。

       我给他时间,一直等他主动开口,我把心中的疑问都压下去,想着终有一天可以打开他的心。但我现在不想再忍了,长期以来什么都不知道的那种无力感快要淹没我,现在是一个临界点,爆表了,老子不玩儿了!

       我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卫生间的镜子给这个猜想提供了证据,我低下头用凉水狠命冲脸,抬起头在镜子里看到了佐助,我双手撑着洗手台,没有回头。

       他今天没戴帽子,倒是戴了一副无框眼镜,头发略微有点长,刘海分成两拨散落在耳畔两侧,后面扎了一个小辫子,露出白皙的脖子。制服穿在他身上比小樱更显精神,利落挺拔,干干净净,一丝不苟。

       妈的观察这么仔细,明明刚刚就看了几秒钟,我对我的无可救药感到无可奈何。

       “擦擦脸。”佐助走过来把手里的毛巾递给我。

       我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离我越来越近,心脏一揪一揪地疼,“不用了。”我走到旁边抽了几格擦手纸胡乱擦了擦脸,把脸转向佐助,一字一顿,“咱们分手吧。”我不想分手,但我想提分手,仿佛这样就掌握了主动权一样,毫无意义的主动权。

       “你说什么?”佐助递毛巾的手顿在半空,他皱了皱眉,镜片后面的眼神失了光彩,有点茫然。

       我感到一阵报复的快感,“我说我要分手。”加重音量的声音有点颤抖,眼泪不受控制地轰然决堤,我本来想表现得冷酷一些,淡定一些,果然做不到,掩饰不了,我转过身,用手背挡住眼睛。

       “我不同意。”佐助从后背拦腰箍住我,下巴放在我的肩膀上,“白痴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想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什么你从来都不告诉我。”我没挣扎,哽咽着控诉,“你总是让我心痛,而我不想再心痛,所以我要分手。”

       “你是认真的?”佐助偏过头看我,眼镜磕在了我的脸颊上。

       我想说我不是,我一点都不想分手,分手太痛了,痛得心肝颤,但是话已出口再收回就太丢脸了,“咱俩分手后能做好朋友吗?”把他完全剥离我的生活我做不到,我真得离不开他,所以我问了这个幼稚的问题。

       好朋友跟恋人不一样,好朋友隔一个小时再回复你讯息你也不觉得有什么,恋人隔五分钟不回你讯息你就开始胡思乱想。退到朋友关系,或许我就能更从容,我就不会逼他说他不想说的事情,因为不是恋人,我就没那个资格。

       “先去吃饭吧,你不是请了贵客吗?”佐助松开束缚着我的胳膊,巧妙地避过了那个问题。

       我觉得浑身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艰难转身,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那井野跟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佐助把毛巾再一次递给我,眼神黯淡,“鸣人,除了你,我曾经还有过一个交往对象,但不是她。”





part  35

       所以现在就是两张桌子并在一起,我的对面是志乃,右手边是小樱,左手边是佐助,佐助的左手边是井野,雏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坐在井野对面,牙在志乃和雏田中间。

       我没得选,等我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各就各位了,留给我的只有小樱旁边或井野旁边,虽然我现在有点畏惧小樱,但我总不能坐井野那边,何况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佐助挨在一起。

       “今天只剩下一个主厨了,所以上菜有点慢,咱们先喝点酒吧。”井野拿起一瓶红酒,开封,给每个人斟酒,“各位悠着点儿喝,别看是红的,这酒度数不低。”

       我抄起酒杯猛灌了一口。

       牙在大明星的耳边嘁嘁喳喳,我听不清。

       志乃的表情隐藏在墨镜之下,我看不清。

       小樱说着在纽约的种种趣事,我不太懂。

       我现在跟佐助算是分手了吗?我不知道。

       我已经忘了我来这里的初衷了,正好,其他人好像也忘了,我现在没精神应付,只想回家用被子蒙住自己大睡一觉。

       “鸣人?”小樱在我眼前晃了晃酒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好像你这边发生了不少事嘛!”

       “有……有吗?”我心虚地支支吾吾,刚刚佐助告诉我他已经把我俩的关系告诉了井野。

       “你生病住院好几天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小樱搂住我的右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刚刚还是听志乃说的。我说你呀,咱俩分手也是好朋友吧?”

       “那是当然。”我随口应和着,我中暑的事志乃怎么会知道?在脑内搜寻关于这副墨镜的画面,还是毫无头绪,我怎么总是忽略不应该忽略的人呢?

       “嗯。”志乃抿了一口酒,猩红的酒渍在他的嘴角蔓延,然后倏忽不见,“当时都没有人来探望鸣人君,所以只能拜托我妈妈帮他买……”

       “啊!”我心里尖叫了一声,胸腔、声带和喉咙配合地给出了反应。

       “鸣人你鬼叫个什么劲啊?吓着我们了。”牙把脸转过来斥责我,这么快就「我们」了,真是见色忘友。

       我还是没想起来但是我猜出来了,志乃就是我住院时候的隔壁床,我跟佐助定情的那个橘子是红豆姐从他床头上拿给我的,我拜托他家人到外面帮我买了一束玫瑰,我还跟他说过「今晚不用等我回来」这种话。

       他已经认出我来了,我却完全遗忘了他,我在脑海里搜索带有墨镜的照片,自然不会想到没有存在感的医院隔壁床。

       “志乃啊,你不戴眼镜的时候真是太帅了,害我差点没想起来。”我尴尬地把胳膊从小樱手里抽出来,擅自倾身过去和志乃碰了一下杯,然后喝了口酒。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因为鸣人君当时眼里只有女朋友完全没注意到我呢。”志乃同样喝了口酒。

       “咳……”酒精改变运行轨迹,在我喉咙里拐了个弯,我被呛得止不住咳嗽,气管呼吸不畅,泪腺受到刺激分泌出大量液体。

       “咳咳咳……”我把头伏在桌子上剧烈咳嗽起来,佐助侧身过来轻轻拍打着我的背帮我顺气。

       小樱关切地摸着我的后脑勺,“鸣人,怎么了?不就是交个女朋友吗?遮遮掩掩的这是怕我知道啊?”

       “我……”我直起身来,左手在桌下紧紧地攥住佐助的右手,“我没交女朋友。”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我不自在地垂下了眼睑。

       “菜好了没,好饿呀!”牙不顾形象大喊了一声,算是替我解围。

       “头盘应该好了,我去取。”井野应答。

       “我去吧。”佐助准备起身。

       “我也去。”我拽住佐助的手,没松开。




part  36

       “对不起,我不想分手了。”不顾法国大厨异样的目光,我跟佐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但是你不要什么事都老瞒着我,这样真得很伤人。”

       “白痴,本来就没分。”佐助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我没同意的分手就不叫分手。”

       “佐助,这家店是你的,你怎么都没跟我说过呢?”

       “也不算我的,只是当初井野开店时我入了股份,平时都是她打理的。”佐助顿了顿,“夫妻店是同学们调侃的,没别的意思。”

       “那你今天……”

       “听井野说你预约了位子,我就想着过来看看,正好今天上午家里没什么事。”

       “所以你是为了见我吗?”

       “我以为会是一个惊喜。”

       “对不起,因为你总是什么都不跟我说,刚刚就觉得特别火大,心里面难受死了。”我松开胳膊,双手捧住他的脸,两个人额头抵额头鼻尖碰鼻尖,“你的过去我想了解,你的心情我想知道,我这个人脑子笨还喜欢胡思乱想,一猜就容易猜错,所以你要直接告诉我,太隐晦的不要,拐弯抹角的不要,说一半留一半的不要。”

       “知道了,我也在努力啊笨蛋,你看不见吗?”佐助亲了我一口,“要照顾你的智商和情商,尽量说直白的话,我一直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谢谢你。”我在佐助的鼻尖上轻轻咬了一下,“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也要告诉我。”

       “啰嗦。”

       “这个是天生的,不算。”

       “我说你俩端个菜怎么这么慢啊。”小樱坐在志乃旁边抱怨道。

       “因为主厨做得太慢了。”佐助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

       我俩跑了三趟,最后把头盘和主菜同时摆上桌。

       小樱依旧坐在志乃旁边,切着牛排,“鸣人,趁我这几天在,你把你女朋友约出来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小樱,你是想破坏前男友的恋情吗?”我和佐助不在的这几分钟,井野坐到了小樱原先的位子,现在和小樱面对面,“太不道德了,不过想想就有趣,我支持你。”说着瞥了我一眼。

       “喂喂,小樱,你在纽约都分了几个了?就不许人家鸣人谈一个吗?”牙替我辩护。

       “鸣人君……跟恋人出去逛街貌似被拍到了。”一直没大声喘过气的雏田突然开口,“我……我听同事们闲聊听到的。”平时口齿伶俐的大明星八卦起来倒是结巴开了。

       “是吗?”我摸了摸下巴,其实我不介意恋情公开,但是我不想曝光佐助,不想他的生活受到影响,看来得花钱买照片了。

       “所以鸣人君在医院果然是送花给女朋友啊。”志乃推了推墨镜,总感觉镜片后面有精光闪现。

       “我……我真得没有女朋友。”我再次申明,我本来就没交女朋友。

       “什么嘛,都这么多人作证了,鸣人你还在抵赖,不是女朋友,难不成还是男朋友啊?”小樱吃了一口牛排,笑眯眯地看向我。

       “我……”我一时语塞,手不自觉地开始薅头发。

       “不会吧,鸣人,是谁啊?”小樱举着刀叉的手停在半空,眼睛里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我感觉刚刚那种闷热的气氛又来了,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虽然小樱性格大大咧咧的,但她终究是个女孩子,女孩子都是敏感的第六感能超常发挥的生物,更何况她了解我正如我了解她,我想我不应该再瞒她。

       “我……”我已经准备好了漫长解释。

       “是我。”佐助开口,举起了我俩在桌下十指相扣的手。




————————————————————————————

就是想玩儿梗,原著梗——志乃没有存在感

第八章埋的伏笔,剧情过了一半,终于把志乃揪出来了

第十章开小会的时候牙提到过志乃回木叶后在生病

出场人物都是助攻系列,不管他们有心还是无意,反正都会变成助攻嗷嗷

评论(3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