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鸣佐】我等你送聘礼来


★魔王鸣×恶龙佐

恶龙临走时对魔王说:“鸣人,我允许你来看我,记得带上你欠我的金币。”




part  1

       魔王是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小个子,他有一双湛蓝的眼睛,一头金色的短发,一口白亮的牙齿,肉嘟嘟的脸颊两侧还各有三道猫须,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灿烂,温和但不刺眼。

       魔族众臣觉得这样的魔王不太能代表魔界形象(应该是有损魔界形象但他们没好意思说),督促沉浸在小说里的公爵大人想想办法。

       卡卡西公爵抽回思绪,从自己的面罩得到启发(其实他只是茫然地摸了摸下巴),然后就有人自作主张得献(塞)给魔王一顶斗篷,宽宽的大大的遮住一切的。

       “嘛,这样看起来确实好多了。”

       欣赏完魔王暗黑形象的公爵大人举着小书走远了。




part  2

       魔王有一个爱好:

       爱好阅读历史故事书

       魔王有一个恐惧:

       恐惧死于骑士手中剑

       魔王有一个禁止:

       禁止脱掉斗篷摘帽子

       魔王有一个秘密:

       悄悄告诉你

       魔王啊魔王不会黑魔法




part  3

       斗篷只是增加了活动难度,并没有妨碍魔王寻乐子,这不,魔王和与魔王同龄的男爵伯爵们玩起了魔王捉人类的游戏(其实是老鹰抓小鸡?)。

       处于链条末端的鹿丸伯爵随着前面的伙伴前摇后摆左转右转,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睡过的摇篮。

       “喂,人类鹿丸,醒醒,你被魔王抓住啦!”

       输了的鹿丸伯爵接受惩罚,依照约定去人类世界掳了一个粉发翠眸的公主回来。




part  4

       国王急坏啦,因为公主不是一般的公主,公主可是和恶龙签订了婚约的公主(远方的公主打了个喷嚏表示婚约不是我签的这锅爱谁背谁背),万一恶龙来了公主却不在……国王打了个寒颤。

       国王一边派国师连夜给龙族发了一封密信,要求公主的未婚夫把公主夺回来,一边在王国都城内贴满了告示,征集勇于挑战(当炮灰)的骑士。




part  5

       小龙宇智波佐助,大龙宇智波鼬,巨龙宇智波富岳。

       三条龙大眼瞪鼻孔鼻孔瞪下巴。

       大龙说:“佐助啊,你知道咱们龙族有点缺钱吧?”

       佐助看了看眼前的山沟沟和碎石渣,觉得这个“有点”应该改成“特别”。

       大龙继续说:“佐助啊,听说迎娶公主可以得到很多嫁妆。”

       佐助后脑勺流下一滴汗,嫁妆什么的……应该是敲诈勒索掳掠来的吧……佐助作为一条清白正直的龙,才不会干这种事呢。

       小龙反驳:“可是咱们没有聘礼。”

       “没事,有了嫁妆就会有聘礼。”大龙微微笑,“再说,你的未婚妻被魔王掳走,这是在给你戴绿帽子啊。”

       “我不在乎帽子的颜色。”小龙冷笑,“而且我不喜欢戴帽子。”

       ………………

       “佐助啊,”巨龙表示自己高估了大龙的嘴遁功力只能亲自出马,“其实为父一直想看看你的真正实力,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愿意紧紧地牢牢地抓住它吗?”

       佐助不愿意,但他还是紧紧地牢牢地抓住了。




part  6

       魔王说可以。

       恶龙沉默着一张脸。

       魔王以为恶龙没听清,就又说了一遍,他说我可以把公主送回去但是作为补偿恶龙你要留下来陪本王玩。

       恶龙还是沉默着一张脸。

       魔王说恶龙你是聋子吗?

       然后挨了恶龙狠狠一拳,恶龙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留几天。

       恶龙刚刚只是在纠结是回去陪大龙巨龙住山沟沟喝西北风还是在这儿跟魔王打打架(对方称之为玩)然后睡大床好吃好喝的供着。




part  7

       恶龙每天都要找魔王“玩”,每天“玩”完的魔王总是鼻青脸肿,所以魔王只能尽可能地把自己隐藏在斗篷里,要是被看见就太丢脸啦,虽然恶龙本来就看不清他的模样。

       “你是吊车尾吗?”恶龙站在树上,居高临下,他早就怀疑这届魔王不行了。

       “吊车尾是什么意思?”魔王仰起头。

       “吊车尾就是笨蛋白痴的意思。”

       “混蛋佐助,我可是魔王,我才不是白痴。”

       “那你有本事证明啊!”

       “那你有本事别动啊!”

       魔王急赤白脸地要爬树,恶龙嫌弃地捂住脸,却留了指缝偷看他。

       树有点高,还好魔王别的不行体力好,然而斗篷实在是太碍事啦,眼看魔王就要爬到恶龙旁边了,碍事的斗篷让他滑了一跤,整个人都摔了下去。

       恶龙快速翻了个身子拽住魔王的帽子,看到下面露出一蓬金黄,自己的影子倒映在两颗蓝宝石里。

       惊得恶龙手一抖,魔王栽了下去。

       “你能不能别长得这么吓人啊!”

       恶龙感觉心跳有点快,飞也似得(本来就是飞)“逃”走了。




part  8

       于是魔王以后就经常摘下兜帽和恶龙肩并肩坐在树上了。

       “你说你不会黑魔法?”

       “嘘,小声点,这可是秘密,我只告诉你。”

       恶龙觉得这话听着很受用,“那你还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

       “没……没了。”

       “你不说我就不陪你玩了。”恶龙吓唬魔王。

       魔王急了,也只有他这种傻子才觉得打架就是陪玩,“还有一个,这个……这个……真得是秘密。”

       “没事,你告诉我,我帮你保密。”

       “那你可千万别让我的魔族子民知道,我怕他们担心。”

       佐助表示自己跟他的魔族子民不熟。

       “佐助……我……我觉得我好像得了一种叫心脏病的病。”

       “何以见得?”

       “我最近总是心跳很快,这太不正常了,我们魔族心跳很慢的,我看过书了,书上说这是心脏病的征兆。”

       恶龙默默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他觉得心脏病一定是一种传染病。




part  9

       佐助觉得自己再不回去大龙巨龙可能已经饿成龙肉干了。

       他背了一大包吃的喝的,在魔族城堡门口跟魔王道别。

       “你还会回来找我玩吗?”魔王带着哭腔。

       “不会。”恶龙心里钝钝的,其实他想说会。

       “为什么?”魔王眼泪巴巴。

       “我欠了公主聘礼,我忙着赚金币。”听听你在说什么呀,恶龙很生自己的气,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吗?

       “你可以来魔界赚金币,你陪我玩,我付你钱。”魔王声泪俱下。

       “不要。”恶龙有一种被包养的感觉,振翅欲飞。

       魔王在后面追着,大大的斗篷猎猎作响,恶龙回头看了一眼,叹口气停下来,快速转身扯下魔王的兜帽,在他额头上沾了点口水。

       “咦?”

       “咦什么咦?”

       魔王无师自通,在恶龙的嘴上大大回敬了一口。




part  10

       人们都说魔王最近得病了,得了一种叫“守财奴”的病。

       晚上上床前例行数金币的魔王满足地睡着了,要说生病的话,书上说这叫“相思病”。




part  11

       魔王选了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背上一麻袋金币出发了。

       他在路上碰见一个倒立行走的年轻人,他腰里别了一柄短剑,“你为啥倒着走呀?”魔王忍不住停下来问他。

       “这是一种修行,如果我能倒着走去魔界,那我就能打败魔王救出公主。”年轻人倒立着回答。

       “可是公主已经回家了,你不知道吗?”魔王善意提醒。

       “啊?真得吗?”年轻人一百八十度翻了个身直立起来。




part  12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公主,我以为打败魔王就能迎得她的芳心。”年轻人借酒浇愁。

       这样佐助就不用娶公主了,魔王心想。

       “这样好了,你打败我吧。”

       “可是你又不是魔王。”

       “你可以把我当作魔王。”

       “什么?”

       “你只要打败我就可以娶公主了。”

       “别安慰我了。”

       年轻人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魔王则在他耳边不停地唠唠叨叨 。




part  13

       当魔王的金币撒了一地时,年轻人的那柄小短剑直直地没入了他的心脏。

       本届魔王不仅不会黑魔法他还是个白痴,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骑士,尤其是一个喝醉了酒神志不清的骑士。

       魔王临终前想到了那个湿漉漉的吻,以及佐助不用娶公主了,感觉还不错。

       他是满怀着幸福死去的。




part  14

       恶龙在一穷二白消息闭塞的山沟沟里等了好几年,每天机械地修炼。

       那个白痴,该不会是忘了我吧?

       就算没有金币,也可以来看我啊。

评论(6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