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鸣爱】重复犯错


★火影×风影

★别怕,就是个车戏,不虐

★Gaara发型取早期,Naruto发型取叔鸣

      

      

       七代目路过风之国落宿的驿站时,犹豫了一会儿。

       一排排二层楼房比屋连甍,小格格窗户里透出一窝一窝的暖黄色,七代目出神地望了半分钟,然后拽了拽衣服下摆,拍灭了衣襟上的那点浮尘。

       灰白色棉花团一样的云托举着月牙上升,带着点凉气的月光加长了七代目的影子,斜长的影子跟在身后,像条沉重的锁链,事实上它什么重量也没有,但七代目的背确实低下去了,与水平面呈九十度的脊背变成了八十七度,差三度,七代目的心情直降三十个百分点。

       风携着柔细的沙,萦绕在七代目的指尖和耳侧,久久不愿离去,低喃浅啄,像是在倾诉着什么。

       沙子是干燥的,七代目却想起了那个人温湿的舌尖。

       混了数不清的鲜血的冷酷的无懈可击的砂之铠甲,却为他裂了个缝,及至裂纹扩散,铠甲剥落,露出了里面柔软的皮肉,光洁的额头上有一个鲜红的“爱”字,刺得七代目眼睛生疼。

       七代目逃离似的加快了脚步,白色披风被微风吹起一角,不引人注目地扬着,像个菱形的直钩子。

       直钩子,直钩子,是愿者上钩的直钩子。

       “既然路过了,就进来坐坐吧。”身后的人这样说,像秋风吹动水波,在七代目心里荡起一圈涟漪。

       早就感受到来人的七代目的背一下子挺直了,他没有转身,却知道伴着平淡语气的一定是一副表情温和的面庞,至少面对他,向来如此。

       那时也是一样,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平静地说着「既然夜深了,就留宿吧。」

       对于七代目来说,留宿和夜深没有必然联系,哪个忍者不曾在暗夜中潜行,哪个忍者不曾在风雨中露宿,哪个忍者不曾以地为铺以天为被,何况彼时的七代目已经是七代目,他有自己的家,或者准确地说是一栋结实漂亮的房子,所以夜深不一定非得留宿。

       七代目经历的太多了,太多的修炼和战斗占据了他最热血的青春,但是也太少了,少到他不懂以及没有机会体会那些他日后颤抖着指尖触碰的领域。

       他曾经不顾一切地追逐过一个人,发誓要带他回家,后来如愿以偿,却又心平气和地祝福他亲自送他离开,从此他的心就蒙上了灰尘,不易察觉却越落越多,顽固成疾,连心跳都是滞涩的。

       开始的时候他也用鸡毛掸子掸一掸,试图保留本色,后来索性就放任自由了,反正这颗心,再不会破开胸膛给谁看,既然如此那便无所谓了。

       沙子在七代目的脚踝处聚集,极速旋转成一个坚硬的脚环,连接的锁链握在五代目风影手里。

       他等着他的回答,等得急了,跟他心意相通的沙替他做出了催促。

       七代目抬手薅了薅短短刺刺的头发,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是Gaara啊,那就喝一杯的说。”

       都说愿者上钩,七代目不不知道自己愿还是不愿,反正上了钩。

       看到久违的笑容,五代目风影觉得初秋的月色里混入了几丝阳光,也有点暖意了,他伸出手,等他过来握。

       面对他,他是克制的,也是放肆的。

       克制的他不曾说过与“爱”有关的字眼。

       放肆的他诱使他脱光了衣服和自己滚做一团。

       七代目是个不太会拒绝别人的人,有时候嘴里已经吐出了半个“不”,转而又生生吞下去了。

       但是五代目风影还记得那次拒绝,他暗示他放弃追逐他的同伴,他看见他的眼神黯淡下去,转而拍落了搭在他胳膊上的自己的手。

       风影当时没做表情,但他有点伤心,而且风影的有点伤心其实就是特别伤心。

       可是自个儿是以什么立场伤心呢?风影琢磨着,后来慢慢懂了,他确实,喜欢上了木叶那个万年下忍。

       因为爱着人家,就忍不住去触碰人家的底线,他承认自己嫉妒那条底线,那条底线像道鸿沟,把他隔在了可望不可即的彼岸。

       但是现在无所谓了,他又没洁癖,鸿沟不消失又如何?反正现在牵Naruto手的是自己,Naruto手心里暖着的也是自己的手。

       是的,他亲自建了一座桥,把自己送了过去。

       那晚,他留他住宿,他犹豫后答应了。原本自然随性的对话渐渐变得尴尬,空气里漂浮着的沙子密度不大,但足够蜇人。

       Naruto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杯,他给他的杯里添水,滚烫的热水偏离轨迹浇在了他的手上,Naruto手一抖,瓷杯跌落地面碎成碎片。

       如果他肯汇聚沙子接住茶杯,茶杯就不会碎了,茶杯不碎,后面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他这一夜,仿佛都在等一个契机,当那个火苗出现时,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比每一次战斗都要勇敢。

       Naruto弯腰捡碎瓷片时割破了手,在九尾查克拉的作用下,他会极快地恢复。Gaara失态地跪在了地上,有微末瓷片刺穿裤子扎进了皮肉,他不管不顾,抓住Naruto的手指,含进嘴里,吮吸着血液。

       Gaara温湿的舌尖让Naruto浑身一颤,他低头看他,浓重的黑眼圈包围着碧绿眼眸,里面流淌出他不曾见过的神色,迷醉的爱怜的水汪汪的。

       他曾看过好色仙人的小书,甚至还代写过,所以虽然没经历过,但他知道现在的氛围意味着什么。

       太暧昧了,尤其是,他竟然该死地硬.了。

       说不清是谁解了谁的扣子,总之他们从半夜滚到了天明,身体深处的欲望狠狠发泄,连带着过去现在和未来,一笔一笔偿债。

       「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在干嘛?」一个黑披风猛地闯入七代目脑子里,他一下就软了,快速翻身下床,抱头蹲坐在床边地面,闷闷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关系。”五代目风影拖着疲累的身体从床中间爬过去,伸开臂膀搂住七代目的头,把自己的脸凑过去磨蹭对方毛刺的头发,“没关系。”他说。

       真得没关系,因为今晚的Gaara实在是,太幸福了。虽然他们互相得到了对方的身体,但是风影大人觉得还是自己比较赚,被压在身下,被抚摸,被啮咬,他感受剧痛,而操他的人酣畅淋漓。

       因为太爱对方,就觉得自己赚得更多。

       这逻辑真他妈感人,简直感人泪下。

       火影大人和风影大人在木叶无人的道路上手拉手走着,没有人说话,只有秋蝉嘶鸣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Gaara往Naruto身边挤了挤,Naruto侧目,那一头热烈的红,混合了浓重的夜色后呈现棕色,他觉得有点眼酸,心里涌动着淡淡一层情愫,他放开他的手转而搂住了他的肩,Gaara抬头,两人对视,看到彼此眼眸里的对方,然后微笑。

       有时候默契就是这么来的,Gaara一点一点地争取,他不贪心也不敢跟那个人攀比,他就是有耐心,慢慢地让红色揉进他的眼窝里他的心里,就像把沙灌进盛满水的瓶子里,水溢光了,瓶子里就只剩下沙子了。

       Gaara打开自己的客房,把Naruto让进房内,房内灯未关,Naruto局促地搓着手,“那就喝一杯你从风之国带的那种茶叶吧我说,那个,挺好喝的,哈。”

       Gaara拧紧门,转过身来,走到床边拉上窗帘,“我刚刚喝过了。”他说,继而环住Naruto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了上去,然后松开,“尝尝,是不是茶叶味儿的。”

       Naruto蓝色的眼睛里掺入了几丝血红,他右手托住Gaara的后脑勺,左手搂住他的腰,“刚刚没尝出来,再试试。”

重复犯错(车)

      

       床上黏湿一片,两人都不嫌弃彼此,用被子蒙住身体,紧紧搂在一起,肉贴肉,呼吸交织呼吸。

       窗帘不知什么时候露了一条缝,一道月光倾斜进来,好暖,风影心满意足,安安静静地躺在恋人怀里闭上了眼。今晚能睡个好觉,至于解释,明天就让这家伙想办法吧。

评论(1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