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六)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出差期间码的,可能比较水,原谅我。




part  37

       “你们……”

       有一瞬间我觉得小樱可能会把刀叉像飞镖一样投掷过来,然后我会立刻拉着佐助躲到桌子下面,如果躲不及,我会抱住佐助,用我的后背为他挡住物理攻击。

       这几秒在电影里面一定是慢镜头,小樱冷笑的嘴角一点点上扬,刀叉划破气流直刺过来,可能会在空气阻力的作用下偏离轨迹甚至减慢速度,但是作为靶子,人体实在是太大了,根本避之不及,而后就是桌椅碰撞,酒杯跌倒,殷红的葡萄酒浸染白色桌布……

       我转身拥抱佐助的动作一定是以120帧每秒的超高帧率拍摄的,甚至连脸上由于紧张分泌的油脂和细微汗毛在空气中的抖动都能看清…

       然而并没有,小樱没有任何过激举动,只是略微耸耸肩。

       我眨了下眼,把画面切换到现实,“我们认识了好长时间了。”我说,然后感到佐助握着我的手莫名地松了松又紧了紧,“我们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就跟我和你一样。”我觉得这样说小樱可能会不那么生气一点。

       “所以呢?果然……”小樱低下头切牛排,“其实你那天那么紧张地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就有点感觉,没想到是真的。”她动作娴熟,但今天的牛排仿佛不太听话,“井野你也早就知道了吧?亏我还以为你要赢得高中那个赌约了。”

       “是啊,没想到咱俩都输在了性别上。”井野撇了撇嘴,把装着自己切好的牛排的盘子推到小樱面前,把小樱的拉到自己这边。“而且我还被迫当了好几次助攻,比你更惨。”她朝我这边看了一眼,笑容颇具玩味。

       “现在想想,把你俩联系起来的人好像一直都是我。”小樱吃了一口井野切好的牛排,“鸣人,你还记得你大学时候抄我外文笔记吗?其实我是抄佐助的。”

       “啊?佐助……佐助一直都很厉害的说。”我呵呵笑着,余光看不清佐助的表情,觉得很不好意思,小樱现在干嘛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这种事情啊,我觉得我瞬间就被矮化成一个小人了,很丢脸好不好?

       “还有啊,”小樱喝了一大口酒,“好像有一次你喝醉了,你们足球队的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你,那时候我跟你之间虽然总是被你的狐朋狗友调侃,但是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且谁知道你喝醉之后会耍什么酒疯啊!然后我就给佐助发短信拜托他把你送回宿舍。你们应该就是那次认识的吧?”

       “额……应该是吧……”这个问题待会儿一定要好好问问,原来那天不光是吃了个饭这么简单吗?我侧脸看了佐助一眼,他不知道在想什么,抿着嘴唇,半垂眼睑,睫毛刮擦在镜片上,被迫微微卷翘,这家伙是睫毛怪啊我说。

       “其实咱们……”雏田、牙和志乃有好一阵没说话了,小樱却有点喋喋不休的意思,她果然是生我气了,不停地挖我黑历史。

       “是在你的生日宴上认识的。”佐助突然高声插话,“我和鸣人,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我用手扶了扶额,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鸣人,你不能因为害怕小樱责怪你就欺骗她。”佐助毫不留情地拆穿我,“作为你最好的朋友,她一定会祝福你的,是吧?小樱。”

       我与佐助相握的手心里出了很多汗,黏腻潮湿,我觉得今天这顿饭吃得有点长,问题是吃了这么长时间除了酒我还没往嘴里喂过一口食物。

       我记得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请志乃去我们公司任职的吧?




part  38

       从南贺湖到木叶大学的公交车上还有一个空位,我跟佐助拉着吊环站立两侧,他靠近车头,我靠近车尾。

       雏田回去拍戏,牙跟志乃谈工作叙旧顺便等雏田拍完戏,小樱和井野去厨房继续喝酒谈天骂男人。

       我说佐助原来你又骗了我。

       他说他不是骗我他只是觉得没必要说。

       我说那就是你又瞒了我。

       ………………

       我侧脸看他,他低着头,一手拉吊环一手敲击手机屏幕,骨节紧扣着有点泛红,手上青筋明显,他换下制服穿了那件胸口绣有团扇图案的白衬衣,衬衣袖子卷到胳膊肘处,头发挡住脸看不清表情。

       以后要建议他把头发剪短一点,这样不方便我揣测他的内心。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先生气,你发誓这次不再主动理他,你发誓一定会忍住等他先说抱歉。越是这样,你越焦急,越不由自主地抓耳挠腮,你像根狗尾巴草一样,想逗那个蟋蟀往前迈几步。

       我决定找点转移注意力的事情,掏出手机点开Twitter浏览了一会儿,然后发了条动态「心好累」,配了一个心碎的表情。

       佐助的手机传来一声“叮叮”,他扭过头看了我一眼,手上点击动作没停。

       「你那天喝得太醉了,我觉得你肯定不记得了。」

       看到短讯,我决定先晾他一会儿,但是手却不受控制地打了一大段话,所以我干脆把这个通讯APP卸载了,看不见就不犯贱。

       我摸着裤兜里的手机,看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他会不会又发什么新消息?这样转念一想,我又重新下载了那个APP,登录进去,没有任何多余的讯息。

       卸载,下载,卸载,下载……我终于还是写了一大段话,想想他写了一句我回了一段这样不公平,准备删除几句再发送过去,正要点删除键,公交车一个急刹车,惯性让我的手机从手里滑了出去,好死不死滑到了佐助脚边。

       公交车停在十字路口等交通灯变色,佐助弯腰捡起手机看了看,我觉得我的脸可能比红灯还要红,我转了一下身体,视线却往他那边看。

       佐助拿着我的手机走过来,用脚踢了一下我的小腿,“已经帮你发送了。”

       我使劲抿住嘴接过手机,“谢谢。”

       “不客气。”佐助略微低头,头发跟着垂下去。他左手扶着椅背,右手手背有一下没一下地压脸。

       我看见佐助眉毛在抖动嘴角在抽搐,终于忍不住,我俩同时“噗嗤”笑出声。




part  39

       木叶大学有两个校区,我在主校待了四年,佐助则在大三换了校区。夏季的校园里树木郁郁葱葱,有区别于外界那个浮躁社会的治学氛围,也有象牙塔特有的熙来攘往,那是学生们的青春特供。

       我在校园便利店买了一把最大型号的遮阳伞,不顾佐助反对撑在他的头顶。

       “你呢?”

       “我中过暑,有抵抗力了。”

       “你在跟一个学医的打马虎眼。”

       “嘻嘻。”

       然而两个大男人合撑一把遮阳伞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最终遮阳伞还是被收起来了。

       我和佐助并排行走在一长排法国梧桐的树荫下,看路上学生一脸不谙世事朝气蓬勃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年少时,那时缺点优点各半,快乐失落相随,骄傲的事情很多而遗憾也不少。

       “你大学有什么遗憾的事吗?”像佐助这种十八项全能的优等生会有什么未竟之事吗?

       “有。”佐助的回答利落干脆。

       “什么?”

       “大学的时候应该给你一个追我的机会。”

       “什么啊?!”我大声嚷嚷道,“自恋!”

       我们现在走到了千手集团捐赠的万象图书馆前,万象图书馆是一座专业性图书馆,里面的书籍大多是土木建筑工程这方面的,完美契合了它的主职产业。

       图书馆造型是一根巨大的圆柱状树桩,墙面也仿做了树皮的样子,最初以其奇特的外观吸引了不少外院的学生来这儿看书自习。

       “我很少来这儿。”我眯起眼仰望这座大型建筑,“因为我不爱学习。”

       “看出来了。”佐助拉住我的手,“毕竟你大学时候还抄过我的英语笔记。”

       “可是我现在比你有钱。”我不客气地回敬,然而这家伙的小金库藏货颇丰,其实我是有点底气不足的。

       “…………”佐助一脸随便你的表情。

       看佐助无话可说,我觉得应该适可而止了,“我好饿,你呢?你刚刚也是一点东西都没吃。”

       “拉面吗?”佐助皱了皱鼻子,“还不到晚饭时间,现在没开门呢吧。”

       “去了看看,难道你想待会儿跟学生一起挤?”

       「一乐拉面馆」虽然几经装修,但地址始终没变,就在学校南门外的小吃一条巷里。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树荫,走了几步路后实在是顶不住太阳毒晒,我撑开伞把自己和佐助罩进去。

       绕是如此,等步走过去我俩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佐助的刘海粘成一缕,额头有亮晶晶的汗珠,我在拉面馆的玻璃门前亲了他一口。

       “大叔,在吗?”我在外面拍门,学校旁边的饭馆都是到饭点才开门,现在拉面馆的门从里面反锁住了,说明应该有人。

       “你再拍下去会把门拍碎的。”佐助掏出手机点开号码按键,“有老板电话。”他指指门上贴的那张A4纸。

       “哦。”我觉得我可能不是眼瞎就是智商低,“被太阳晒得眼晕了哈哈。”

       “来咯!”一乐大叔围着围裙给我们打开门,“是鸣人啊,今天有功夫过来吗?”

       “这是我男朋友。”我在拉面馆里拉住佐助的手自豪地介绍,“也是木大毕业的。”

       “早看出来了,你小子的手就没从人家身上移开过。”一乐大叔在案板上揉面团,“话说你也该结婚了,你菖蒲姐的第二个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这我说了不算啊。”我转向佐助,“佐助。”我望着他的眼睛,可能是刚刚户外待得久了,他的眼神受到了阳光的感染,少了平时的冷峻和拒人千里之外的距离感,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我突然想这么问,但是说出口的却是,“你想吃什么口味的拉面?”

       “叉烧味的吧……”佐助抬起手背压了压脸,“跟你一样就行。”

       当他紧张害羞或者不自在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有这个小动作。

       “两份叉烧拉面。”我像大学时代那样高喊,“还有两罐啤酒。”连续闹了两次脾气后的我学乖了,如果他不肯说的话大约我是没什么办法的,一拳头砸进棉花里,没有力的反馈,干瞪眼还无话可说,人何必要跟自己过不去。

       热腾腾的拉面上来了,一乐大叔给我多加了鱼板,他冲我挤挤眼,我回了一个傻呵呵的笑容。

       佐助跟我不同,我吃拉面是豪放吸溜派,他是婉约无声派。我把冷气关小,拉面还是跟热汗最搭,佐助不说话,一边吃一边擦脸,整个人都被晶莹剔透的汗水浸透了。最后他吃完了面,面汤是我替他喝光的。

       “小哥你大学的时候是不是来过啊,我记得以前有个学生来这儿就是你这样吃面的。”一乐大叔一边收碗一边问。

       “嗯,因为我跟鸣人一样,都很喜欢吃拉面。”佐助直接站到了冷气边。

       “吃拉面这方面你可要跟鸣人学习啊,不要那么严肃,要敞开了心得吃!”

       “哎呀,佐助他就是这样的性子啊我说。”我挥着菜单扇风,“他要是哪天能敞开了心我能开心地再给木大捐赠三百万。”我一语双关,希望佐助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吧。

       “这个小哥真俊。”临走时一乐大叔这样说。

       “那可不。”我眉飞色舞得意洋洋,我一眼相中的人能不好吗?里里外外的好。

       “鸣人。”

       “嗯?”

       这次是佐助主动撑开了遮阳伞,我俩被笼罩在阴影里,虽然隔绝了太阳直射,但地面本身是会散发热量的,现在是下午五点,简直就跟进了微波炉一样,四面八方都是辐射。我买了两袋冰棒,贴在自己和佐助的脸上。

       “怎么了佐助?是不是太热了,咱们去学校里找个冷饮店进去坐会儿吧。”

       “鸣人。”佐助把伞往我这边移了移,“我想洗个澡,要不咱们开个房吧。”

评论(33)

热度(89)

  1. anna4153章鱼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