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浪漫巅峰(一)


★又名「结婚钻戒」

★高中校园向,韩剧式纯爱文

★无差不代表互攻不代表逆

★无差仅代表纯爱仅代表纯爱仅代表纯爱

★相信看我文的读者都会懂我,我操这是什么自信




part  1

       “卡卡西老师……”宇智波佐助在第三节下课铃响后迅速冲进走廊,喊住从班门口经过的银发班主任,并且难得尊称了一声老师。

       卡卡西刚在隔壁班上完数学课,他像是早有所料,弹弹手指上的粉笔灰,转过身来,“有事吗?宇智波同学。”他明知故问。

       “吊……漩涡鸣人这几天怎么没来?”佐助强作镇定,仿佛急匆匆地跟上来就是为了问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不知道,他请了一个月的假,请的是事假,但是没写具体原因。”卡卡西实话实说,“据老师所知,你跟他一个小区的吧,想知道就去他家看看。”

       漩涡鸣人一天没来学校时,宇智波佐助只是觉得班里空了个座位,眼前少了个可以随时取笑的人。

       漩涡鸣人三天没来学校时,宇智波佐助想那个吊车尾是感冒了?发烧了?该不会是煤气中毒横尸家中吧?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吓得他不敢再思考跟吊车尾这个人相关的事情。

       漩涡鸣人一周没来学校时,宇智波佐助慌了,周一一上午的课他都没听进去,中性笔在笔记本上总是不受控制地流淌出“漩涡鸣人”四个字,在他撕掉第六页横格纸时,终于忍不住缴械投降了!

       吊车尾你给我等着,等你来了学校,一定要揍你一顿。那也得等他来了学校啊,宇智波佐助挺直了腰杆等最后一堂课结束,内心却像个被霜打了的茄子。




part  2

###

       “我叫漩涡鸣人,星座是天秤,学习不太好,跑得比较快,喜欢吃拉面,兴趣屯泡面,爱好踢足球,亲人经常外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生活,欢迎大家来我家做客,我可以请你们一起吃泡面哦,开玩笑的啦,当然是吃拉面哈哈,我知道有家超好吃的拉面店可以带你们一起去的说。”

       宇智波佐助把原本盯着教科书的眼皮往上抬了抬,正好跟那双湛蓝眸子对视了一下,对方把嘴咧得更宽了一些,还冲他眨眨眼,然后佐助默默地用手揉了揉眼球,重新把视线移回桌面。

       如果要用两个字形容讲台上那个一头黄毛笑得灿烂做着奇怪自我介绍的同班同学。

       宇智波佐助会说“白痴。”

       如果要用五个字形容讲台上那个一头黄毛笑得灿烂做着奇怪自我介绍的同班同学。

       宇智波佐助会说“超级大白痴。”

       当然,后来他又发明出了三个字的,不过那是后话了。

###

      

      

       佐助推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吊车尾第一次在班里自我介绍的场景历历在目。

       那个白痴,自己是什么时候放在心上的。

       脑袋蠢得要命,外文单词背不会,最初级的数学题都要思考半个小时。

       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发型,说话做事咋咋呼呼,踢完球浑身都是臭汗味。

       怕黑还是个爱哭鬼,晚上自行车掉链子都能蹲在马路牙子上流得满脸泪。

       他有什么特别的,为什么要如此在意。

       四肢发达?足球队里担任前锋每次比赛射门得分最多。

       坚强乐观?如果他不说根本就看不出来他原本是个孤儿。

       仗义热心?为了保护班里的女同学被小混混围殴揍得鼻青脸肿。

       他的缺点那么多,优点也不是独一无二。

       为什么呢?

       以往漩涡鸣人在的时候,每次回家都要擅自跟佐助比骑单车车速。佐助本来是不屑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学“飙车”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而他最近,每天都是推车回家的。

       他当然知道漩涡鸣人就跟他一个小区,甚至现在书包里还有吊车尾的家门钥匙,作为同学,作为朋友,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甚至可以说合情合理。但是为什么就是强迫自己不要去呢?为什么呢?

       去看看,又能怎样呢?




part  3

       佐助掏出钥匙掂了掂,最后还是选择了按响门铃。如果没人开门,他就走,等吊车尾一个月的请假结束回学校后暴揍他一顿。

       他抬起手腕看表盘上的指针,默默计数,一,二,三……

       “佐助。”

       鸣人打开门,身上还穿着那套带漩涡图案的睡衣,邋里邋遢地站在门口,面色斑驳,黑眼圈浓重,金色耀眼的头发变成了干枯黯淡的黄。

       “…………?”佐助一时没反应过来,“我……我是来问你上次的作业写完没?”他心里兀得抽搐了一下,嘴上却随意扯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理由。

       “啊,那个啊……”鸣人靠在门框上,很认真地回忆他没写完的作业,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脑子一团乱麻,“没写完的……呃……要不佐助你的借我抄抄吧。”他双手整了整头发,露出一个标准式鸣人微笑。

       “你……”佐助才不是以学习委员的身份来收什么劳什子作业呢,他是以朋友的身份来看望同学的。

       「你怎么了?吊车尾你他妈这是怎么了?」

       这才是他想问的,但是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如果鸣人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他不是一个喜欢揭人伤疤的人。

       “谁啊?鸣人。”

       一个男声传来,原来他家里还有其他人吗?听着年龄也不大,佐助皱眉,双手握住了黑色皮质背包肩带。

       “是佐助。”鸣人回头朝家里说,“进来吧,佐助。”他微笑着在佐助肩上轻轻打了一拳。

       眼前这个端茶递水擦桌扫地俨然把鸣人家当自己家的红发男生佐助是认识的,足球队里的守门员,号称“绝对防御”的我爱罗,跟鸣人应该是好哥们儿,但跟自己不熟,而自己也不想跟他熟。

       “谢谢。”他端坐在沙发上,客气地双手接过水杯,是不凉不烫正合适的温水,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把水杯搁在了茶几上。

       鸣人去卫生间冲了把冷水脸,在佐助不善且凌厉的目光下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随地盘腿坐下。

       “你来看我了。”他拿起我爱罗刚洗好的苹果咬了一口。

       “我……”红头发就在不远处拖地,佐助实在有口难言,他不想当着第三者的面说些关心鸣人的话。

       “啊知道知道,你是专程过来收作业的。”鸣人嚼着苹果嘻嘻笑,毫无生气的蓝色瞳孔里有了丝光彩。

       我爱罗转头看了这边一眼,和佐助四目相对,然后两人充满默契地快速移开。

       “对!如果你下次回学校不把作业交齐就等着挨罚吧吊车尾同学!”佐助把鸣人家钥匙扔到茶几上,起身夺门而出。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么大火,看见鸣人颓丧成这个样子,明明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却还要对自己强颜欢笑,是很心疼才对,但也气他,气他为什么有事不跟自己说。

       退一万步讲,上学给他讲题,放学一起回家,节假日还给他补课,他有足球赛就算浪费弹钢琴的时间也会去看,每天跟他相处的时间比跟家里人还长。

       但是他,果然就没把自己放心上是吗?

       这个吊车尾的!

评论(1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