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浪漫巅峰(三)


★又名「结婚钻戒」

★高中校园向,韩剧式纯爱

★无差仅代表纯爱

★本来的打算是佐助生贺文,但是,算了




part  6

       只不过是个吊车尾而已,跟他在一起有这么值得高兴的吗?佐助坐在卧室书桌前,右手食指和中指间绕着笔,左手托腮微笑。

       自从下午天台告白完了就总是不由自主地发笑,连爸爸都问他今天在学校是不是遇到什么开心事了。

       佐助竭力装作平静的样子,可是幸福,是完全遮掩不住的啊。

       可能是因为自己也喜欢他吧,一向优秀又高傲的宇智波感受到了莫大的荣幸。

       能被他喜欢,真是太好了。

       能做他的家人,真是太好了。

       佐助拿哥哥留给他的手机给鸣人发短信。

       「吊车尾,晚上不许吃泡面。」

       「已经吃完了怎么办?(星星眼.jpg)」

       「那就吐出来。」

       「遵命!(呕吐.jpg)」

       「以后一起吃晚饭。」

       「真的吗真的吗?爱你(心心.jpg)」

       「哦。」




part  7

       佐助朝鸣人使了个眼神,两人心照不宣地走出教室,现在连上厕所撒尿都要一起,跟班里的女同学一样,腻歪地都快成连体婴了。

       “别看!”佐助一巴掌拍在鸣人脸上,把他的眼睛捂住。

       “看看又怎么了,反正以后也要看的嘛。”

       “怕你看了自卑。”

       “谁自卑啊?不信你看我的。”

       “你溅我身上了大白痴!”




part  8

       下午放学,夕阳把两个人两辆单车的影子拉得老长,交叉着重叠在一起。自从相恋,就再也不飙什么自行车了,都是像这样慢慢推车走回去,极尽所能地延长相处时间。

       “我想跟你永远在一起。”鸣人向来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他遥望橙红色的霞光,眼里闪烁着阳光碎片,“特别想。”

       “那你就好好学习,虽然你有体育特长加分,但是木大的分数线很高的。”一定要争取考到一起,鼬在读的大学是晓大,所以佐助的梦想就定成了木大,而现在,他理所当然地把鸣人划归到了一起。

       “知道啦知道啦,你现在很啰嗦啊小佐助。”佐助的想法太美好,鸣人推着单车的手在抖动。

       佐助挑眉,推车快走了几步,“嫌我啰嗦,那你有本事跟我分手啊!?”我啰嗦还不是为了你吗?

       “没本事,我没本事还不行吗?”鸣人用力握紧车把手追上去,目光看向远方沉沦的落日,“混蛋佐助永远都别想着要跟我分手哦我说!”

       “今天去你家做饭。”

       “啊?”

       “我家冰箱里有很多蔬菜。”佐助对着旁边这个粗神经的人叹口气,“我爸妈去外地亲戚家了,所以这几天我都是一个人。”

       “可是你家教很严的,不怕被发现吗?”

       “被发现的话就说是班里独居的吊车尾生病了,身为同一个小区的学习委员,有责任关心照顾同学。”佐助的理由很幼稚,但是陷入恋爱的他并没有发觉。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谢谢你愿意接受我的爱,谢谢你愿意给我你的爱。

       鸣人声音哽咽,转过脸用手背蹭眼角,却还是被发现了,应该说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发现吧。

       “喂,你也不用……这么感动吧。”

       讨厌鬼,胆小鬼,爱哭鬼,佐助心里吐槽,嘴却上翘了一个弧度。

       我会对你越来越好的,我会弥补你残缺的人生,我会成为你的家人,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是他深藏心底的誓言。




part  9

       “这炒的真的是菜吗?”

       “你焖的那叫米饭吗?”

       两个人互怼彼此的厨艺,然后相视一笑开开心心地紧挨在一起吃这顿糟糕的晚饭。

       鸣人家的房子很大,比佐助家还要大,是小区里最大的户型,四室两厅一厨两卫。

       因为鸣人总是丢三落四的,所以之前在佐助那边寄存了一把钥匙,虽然如此,但在今天之前,佐助还未曾真正参观过他家。

       一个卧室是书房,一个卧室摆了一套衣柜一张床,另外两个卧室空空荡荡,只有地砖和白花花的墙面。同理客厅,简单的一套沙发、茶几和一个电视。

       “这么大的房子你住着不会害怕吗?”佐助好奇地问,这家伙不是最怕鬼吗?

       “害怕啊,不过后来习惯了,反正每晚都是开灯睡的。”鸣人大大地吃了一口佐助炒的青菜,然后皱着眉头吞下去,“实在不行,就打开电视睡。”

       “哦。”佐助使劲扒拉了几口米饭,“少浪费电了吊车尾,你很有钱吗?”

       “我没钱,但是我爷爷有钱,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他是一个小说家。”鸣人用筷子戳了戳佐助的嘴角,夹起一粒米饭喂进自己嘴里。

       “写……写那种书的嘛。”佐助可是个纯良的孩子啊,任何色qing读物音像制品都没接触过。

       “对啊,那个很赚钱的嘛。”鸣人笑着流泪,“不过那个老家伙临死前去了趟赌场,存款只余下原先的1%啦哈哈。”即使是1%,依旧是一个庞大的数目,但是再多的钱,对于鸣人来说,也无法缓解他目前的处境。

       佐助放下碗筷,双手捧住鸣人的脸,替他擦泪,那些源源不断的泪珠顺着下巴滴落下来,汇成了一条溪流,酸涩了佐助的心。

       容易炸毛又敏感湿润,他想,最初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这样,看上了眼前的白痴。

       “晚安。”

       “晚安。”

       门里门外的两个人互道晚安,确实很晚了,已经十点多了。

       “用我去送你吗?”鸣人扶住门框的手指微微颤抖。

       “然后我再把你送回来?胆小鬼。”佐助嗤笑一声,挥手告别,“明早见。”

       “明早见。”

       鸣人关门,整个人靠在门面上下滑,身体缩成一团,把脸埋进臂弯里,浑身颤抖,无声地抽噎。

       佐助慢慢走进电梯里,犹豫着按下了数字1,他注视着闪烁的信号灯皱眉,电梯下行到一楼后,果断快速地按下了数字23。

       看到三分钟后再一次站在门口的佐助,鸣人瞪大了泪水汪汪的眼睛。

       “我舍不得你。”佐助紧紧抱住鸣人,他难得如此直白。

       “我也是。”鸣人闭眼,潮湿了佐助的肩膀。

       如此爱你,如此心疼你,如此舍不得你,所以我不能够离开,不能够离开。

       不想你离开,不想我离去,无能为力,我就只会哭,就只会哭。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