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七·下)(就…就求婚?)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诸君,笔者又来水剧情了





part  41

       “你……处理……行……”

       “嗯……”

       “在……睡觉……”

       佐助貌似在卫生间打电话,断断续续得听不清,我眯了个眼缝偷偷观望,窗帘不是红棕色的,冰箱也无处寻踪,布局是典型的校园周边快捷宾馆,干净整洁已经是最高评价,跟十年前差别不大,而那时候我差点就不是处男了。

       但我现在仍是处男,我都有点可怜我自己了。

       我感到一阵晕眩,房间冷气很强,吹得我头皮发麻,浅黄色窗帘挡住了一大半阳光,看不出来现在是几点,当时我跟佐助用手机搜了一个周边评价较好的宾馆开房,然后他去洗澡,我躺在床上玩手机,至于什么时候睡着的,什么时候盖了一块薄被,我都不知道。

       那场剧情逼真情感动人的春梦,果然是日有所思就会思有所日吗?

       整个身心还沉浸其中难以苏醒,撸了半截没撸完,是个男人就知道这有多难受。左手在裤子里黏黏哒哒不敢抽出来,我靠背部和右胳膊肘的力量往床边挪蹭,伸手够向床头柜的纸巾。

       卫生间的门开了,我手一哆嗦,纸巾盒掉到了地上,我赶紧缩回身体,克制住把脸蒙在被子里的冲动,假装仍在熟睡中。

       佐助过来了,脚步很轻,我只感到一阵细微的气流波动,听到他把纸巾盒捡了起来。我没闻到他身体蒸腾出来的气味,是洗了冷水澡还是时间已过很久?

       佐助没走也没坐下来,我能想象到他用下巴对着我居高临下的模样,是在观察?被发现了吗?难道他的眼睛自带X光?

       大白天的手yin,听起来就不怎么光彩,如果被佐助知道了…………简直尴尬,不敢想不敢想。

       几乎是瞬间,透过眼皮的光线迅速减少,有阴影覆盖下来,佐助的气息呼在我的鼻子上,他是……要亲我吗?

       如果他主动的话,继续梦里面的内容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就会被他知道我刚刚在手yin,还做了白日春梦,因为我总不能说「是手自己动了」吧?那样也太假了,白痴才信。

       我想奥斯卡应该给我颁一个“最离谱内心戏奖”,因为我想的跟即将发生的总是完全不搭界。

       佐助的鼻子蹭在我的鼻子上,痒痒的想打喷嚏,他手指滑过我的额头,撩起我的头发,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

       “又中暑了吗?”一声轻叹,微不可闻。

       我不知道他是在跟我说还是在自言自语,总之,手机非常符合时机地振动了,感谢,感谢打电话的那个人,因为就在他转身的下一秒,我的眼皮开始痉挛着抖动了,实在是憋不住了。

       “嗯。”

       “嗯。”

       “今晚不行,他生病了。”佐助压低了声音。

       在说我吗?什么行不行的?我想听个清楚,但佐助直接打开房门出去了。

       我顾不上回味刚刚的对话,迅速抽了几格纸塞进裤子里,寻思着差不多擦干净了,才抽出左手连人带赃一起跑进了卫生间。

       不知道是情yu发作还是真得中暑了,我觉得自己确实晕晕乎乎又头重脚轻,勉强脱下跟皮肤粘在一起的衣服,打开淋浴冲了个冷水澡。

       佐助不知道干嘛去了,好一会儿都没回来,我坐在床上玩儿手机,打开校园社交APP搜索周边,木大学生的课余生活很丰富,我的初衷只是想看看学校现在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活动可以参与。

###

[匿名用户]

漩涡鸣人!鸣总!他来我们这儿开房了!!!
【模糊配图.jpg】

[评论×62]

#1:
没想到搜索周边竟然搜出了这么劲爆的新闻,鸣总回学校啦?!不不不,重点应该是大白天的在学校旁边开房,欲qiu不满啊啧啧啧,是谁是谁?求快说!

回复#1:
这个真不敢说,毕竟客人隐私,只能告诉你,我刚刚顺着名字Google了一下,也是木大的学生,男神级人物啊!

#2:
为什么又是这种模糊配图?木大的学生……男神级……难不成是被鸣总包养了,大几的?还是研几的?目测研究生没时间被包养(笑哭.jpg),初步锁定大学生。

#3:
什么包养啊!说话怎么那么难听!也许是自由恋爱呢!赶紧猜一猜是哪个系的男神,我猜是地质系的我爱罗,毕竟一个是研究沙土矿物的,一个是挖土造房的,简直不能更配!

#4:
别胡乱YY了行吗?一张早八百年前漩涡鸣人回母校演讲跟我系男神拥抱的照片都能被你们津津乐道到现在,拿着过了几个情人节了,呵呵。

#5:
也不是没根据的YY吧,听说他俩确实交情匪浅,不过一个是商人忙着赚钱,一个潜心学术忙着科研。貌似最近我爱罗PhD毕业后还要去国外读博后。我倒希望他俩在一起,但是我爱罗根本没时间被包养啊!每天熬夜测数据写paper,男神黑眼圈就没下去过,心疼!!!

#6:
包养小男生哦哦哦,想知道鸣总前女友知道后的表情(微笑.jpg)

#7:
有钱人都玩儿得很开的,越有钱私生活就越乱,或许人家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呢?

#8:
你们忘了鸣boss是处男了吗?商界圈的一股清流好吧(摊手.jpg)

#9:
我赌五毛,现在鸣boss已经跟前女友绝交了,这么丢脸的事被抖出来,要是我,我就跟她撕破脸。

回复:
刚刚有客人过来开房我忙了一会儿,现在回答疑问。因为有监控啊,学校附近的宾馆也要讲职业道德的,不敢明目张胆地拍啊!不是在读生,跟鸣总同级,本科专业要读五年,关键是真·男神级人物,只能说这么多了!!!

#10:
天呐,不会还是建筑系吧?土木系跟建筑系的纠葛?鸣boss还真是,一根筋(笑哭.jpg)

#11:
不可能是建筑系的,如果是建筑系,俩人同级生,肯定早就认识了,为什么三十岁才……开房(斜眼.jpg)

#12:
不会是医学系吧!我刚刚搜了跟鸣boss同级的医学系学生,然后发现了疑似男神!

#13:
我也是,那一届建筑系没啥男神,所以就搜了医学系的,来来来看看咱俩猜的是不是一样,我先说,宇~智~波……

#14:
憋说了!就是他!就是他!跟那天超市拍到的背影照神似啊!

………………

###

       我关闭手机,抄起宾馆内线电话打给前台。

       我这个人平时脾气很好的,就算是前段时间对我个人的讨论,我都没有花钱删帖。

       但是佐助不行,他这人,是把锋利尖刀却不愿锋芒毕露,他不会想要以绯闻出名的,更何况还有疑似包养谣言流传出来,和雏田这种大明星不同,这样的新闻对他的个人形象和工作事业毫无帮助,反而会徒添困扰。

       嘟嘟嘟……

       嘟嘟嘟……

       没人接吗?我握紧手机走出房门直奔电梯。

       “我要求你们立即把类似言论删除。”我举起手机页面给前台的小姑娘看,我并不想为难吓唬她们,但前提是别做过分的事,“否则我会让律师跟你们老板交涉。”

       “鸣……鸣总,不……不是我。”小姑娘甲眼神闪烁,看向旁边忙碌着翻文件夹的小姑娘乙,扯她的胳膊。

       “我不管是谁做的,我要的结果是立即删除所有发言包括下面的评论,否则你们后果自负。”我想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

       “还有……”我突然想起来,指着其中一条评论,“这里,提到的照片,哪里能找到?”




part  42

       “你醒了?”佐助收起遮阳伞,递给我一盒药,“你中暑了。”他摸了摸我的额头。

       “可能是吧。”我确实已经有恶心想吐的感觉了。
“怎么了?不开心?公司的事儿?”佐助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跟我并排坐在床上。

       “不是。”我喝了口水,揽住他的肩,“我是说如果哈,如果……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会被狗仔拍,会被曝光身份,可能还会有一些不太好的流言,你会介意吗?”

       “真像是你会担心的事情啊。”佐助把手搁在我的大腿上,突然笑了,眉眼温柔,“我介意,但是我也可以不去介意。”

       “为了我?”我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涓涓细流溢满了心脏。

       “对,为了你。”他偏脸回去,发丝扫过我的鼻尖和嘴唇,“鸣人,你的眼睛……可真漂亮。”

       “啊?我……谢谢……你也是……你也是,哪儿都好,都……都漂亮!”我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表达我的激动,这算是情话吗?

       “对了,给你看这个。”佐助掏出两张宣传单。

       “这是?”

       “刚刚出去买药,看到有学生发这个,是他们组织的校园演唱会,要去看吗?”

       “好……好啊!”我掏出两粒解暑药放进嘴里,灌了一大口水。

       为什么不去呢?跟亲爱的佐助一起,还有什么是不愿意的呢?

       夜晚的操场被布置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露天演唱会,学生们仨仨俩俩地坐在草坪上,我和佐助选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夜晚的空气是温和不燥人的暖凉风,演奏者在舞台上调试音响设备,漫天繁星和灯光相呼应,我第一次觉得人造彩光也没那么刺眼和令人生厌。

       “如果大学的时候能在一起就好了。”我与佐助十指相扣。

       他看我踢球射门,我等他解剖结束,我们一起上自习,一起看电影,洗澡可以互相搓背,生病可以互相关照,旅游可以互相拍照。学生时代的爱恋,该是多么简单自由、快乐幸福呀。

       微风凌乱了他的发丝,他干脆又像白天那样,把头发朝后撸起扎了个小辫子,“是啊。”他捏了捏我的脸,“手感确实不错。”

       砰砰…………砰砰…………

       有敲击话筒的“砰砰”声传来,是台上的演唱者。

       「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莅临本次Compass Club主办的校园演唱会,相信我们会为在场的观众带来一场视听盛宴,同时也希望,我们的音乐能让大家有所感动,有所共鸣,谢谢大家。」

       草坪传来一阵欢呼,甚至有举灯牌和挥舞荧光棒的,要不要这么夸张!?演唱者只是学生而已吧。

       “现在的孩子们都在听什么歌啊?佐助你知道吗?”我用胳膊肘捅捅佐助。

       “我又不是孩子,我怎么知道。”




插入链接:这是什么奇怪的内容为毛要走链接啊我靠

评论(3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