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浪漫巅峰(四)


★又名「结婚钻戒」

★高中校园向,韩剧式纯爱




part  10

       “不好意思啊,我只有一床被子。”鸣人笑得目的不纯。

       “只要你别动手动脚就好。”佐助换上了鸣人同款睡衣,这家伙,连睡衣都是一模一样的三套,是懒到什么地步了。

       懒得选择的人,通常是没什么生活热情的人,但是鸣人不是,他可能只是单纯得选择困难症懒得思考。

       “这太难了吧?”鸣人在床上摆了个“大”字。

       “什么意思?”佐助把被子抢到自己怀里。

       “你以为书房里的那些书都是摆设吗?”鸣人换成了侧躺的姿势,眼里闪着精光。

       “哼。”佐助冷笑,“我现在就去看书学习。”以他的超强学习能力,最后是谁吃谁还说不定呢!

       “哎哎哎,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鸣人站起来拽住佐助的衣袖,“其实我也没怎么看啦,总归是些男的女的做些没羞没臊的事,很无聊啦。”

       “你知道得倒很清楚嘛!”

       “哪有!”鸣人脸红了,搂住佐助的脖子,“睡觉啦睡觉啦。”

       因为有佐助在,所以家里的灯都关掉了,两个人盖上被子贴近身体睡觉,嘴唇偶尔轻轻擦过彼此的皮肤和毛发,但是谁都没有更进一步。

       都在想着,要对方先主动。

       都紧闭着眼,但难以入眠。

       “佐助,你睡着了吗?”鸣人开口。

       “没有。”佐助实话实说。

       “你以前弹的那个助眠的……叫……叫什么来着?”

       “《Goldberg variations》”

       “哦对对,我手机里有下载,要一起听吗?”

       那玩意根本不能助眠,但佐助没表示反对,“可以试试。”

       一人戴了一只耳机,钢琴曲缓缓流淌进声道,然而仍没有人想睡觉。佐助周身烦躁,不自在地翻了个身,一下子扯掉了鸣人的耳机。

       “我的耳机。”鸣人的耳朵连带着被揪了一下。

       佐助反应过来,顺着自己的那一只拽另一只,“给你。”他靠近鸣人为他戴耳机,嘴唇和嘴唇之间的空气稀薄。

       鸣人脑子突地发热,没再继续矜持,搂住佐助的脖子,把嘴凑了上去。

       佐助一愣,干脆把耳机连带着手机扔到别处,虚压在鸣人身上,完完全全地加深了这个吻。

       他俩都是没有经验的初学者,全凭满腔爱意亲吻,牙齿互撞,咬了舌头,磕破嘴唇,隐约疼痛让他们更加难舍难离,怎么亲都亲不够,就像两头小狮子在草原上撕咬着打滚。

       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大概是咬累了就自然而然地睡着了吧。

       第二天清晨两人穿着同款睡衣搂抱在一起,被子早掉到了地上,醒来也不是因为闹钟,而是因为身下的小东西晨(空)勃顶到了对方。

       “要迟到了吊车尾!”佐助最先苏醒,在鸣人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嗯……”鸣人迷迷糊糊地哼哼,他的下体磨蹭着佐助的下体,还不肯睁眼。

       “快醒啦!”佐助揉揉蓬乱的头发,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早安吻。

       “哦。”鸣人忽然缩腿,膝盖直接给佐助下面来了一下。

       “吊车尾你……”佐助痛得龇牙,握紧拳头准备揍他一顿。

       “对不起。”鸣人抱住自己的脚,脸色发白。

       “怎么了?是不是抽筋了?”佐助帮鸣人揉脚,“你慢慢放松。”

       “没事儿,以前踢足球留下的旧伤。”鸣人宽慰佐助,“快去洗漱啦,你还没迟到过吧?”他一脸笑容,真跟没事了一样。

       “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佐助扶着鸣人下床,看他走了两步没有异常才放下心来。

       鸣人翻箱倒柜找出一套新的洗漱用具,“你去那个洗手间,我去另一个,这样快一些。”他向佐助提议。

       “嗯。”佐助接过东西,点头。

       但是最后为什么还是一起洗漱了呢?为什么交换了一个从洗手间门口到防盗门门口的长长的带着牙膏味的吻呢?大约热恋中的人,每时每分都想要黏糊在一起吧,人之常情,各位情场老手勿怪。




part  11

       “怎么了鸣人?”佐助单腿撑地,转身向后看,“你的脚伤又犯了吗?”

       “没事。”鸣人蹬了蹬脚,“大概别踢球就好了。”他弯腰揉腿。

       已经连续三周了,鸣人总是半路停下来缓脚,虽然这家伙一直说没事,但他的没事在佐助看来就是有事。是该说他坚强还是太大大咧咧?反正无论哪个原因都让这位恋人很无奈。

       佐助径直推车走过去,“以后你别骑车了,我带你。”

       “那怎么行啊。”鸣人脸红了,他脑子里一直以来幻想的可都是他骑车然后佐助坐在后座搂他腰的场景啊,校园纯爱电影,阳光青涩的男主和白衣长发的女主骑着单车兜风。

       “白痴,等你恢复了,就换你带我。”佐助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这个傻瓜,心思全写在脸上了,连个靠谱的遮掩都不会打。




part  12

       “你知道同学们最近都在议论你和鸣人吗?”水月瘫在桌子上打呵欠。

       “哦?他们都说什么了?”佐助翻开课本,假装兴致缺缺,其实还蛮乐意听到一些八卦趣闻的。

       “他们说原来你竟然是一个好人。”

       “……”佐助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什么意思?”

       “鸣人常年一个人居住,你跟他一个小区,然后热心地担负起了照顾同学的责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你告诉他们,我本来就是个好人。”佐助大言不惭。

       “或许我应该告诉香燐小樱井野她们,就说宇智波佐助已经有交往对象了。”

       佐助转脸,头一次觉得水月连尖牙都透着股狡猾劲儿,“你怎么?”

       “毕竟是你同桌,如果连这点都……啊!!!”水月尖叫了一声,惹得同学们纷纷往这边看。

       “没事,水月睡傻了,在做噩梦。”佐助脸不红心不跳,堪称新一代说谎大师。

       “你干嘛用笔扎我。”水月揉大腿。

       “凭你智商不够。”佐助绕着笔冷笑,“还不说实话?”

       “好吧。”水月真是败给这个夏洛克·佐助·福尔摩斯了,“是卡卡西老师让我套话的,他说下次数学考试可以给我多加三分。”

       “你下次考试我可以让你多抄30分。”

       “成交。”水月想也没想就背叛了班主任。




part  13

       “鸣人?你来这儿做什么?”

       正准备敲卡卡西办公室门的佐助和恰好推门而出的鸣人撞了个满怀。

       鸣人揉揉吃痛的额头,“我……”

       “嘛,因为鸣人同学最近表现比较好,所以叫他过来表扬一下。”卡卡西在门缝中露出半截身子,“宇智波同学有事吗?”

       “鸣人你先回去。”佐助把鸣人拉到走廊一边,没问卡卡西找他到底说了什么。

       鸣人同样没问佐助找班主任准备做什么,而是扶着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让我猜一猜。”佐助盯着对面墙壁上悬挂的那幅仿制油画《The Scream》,脚尖立起来点了点地面,“是带土让你套话的?”

       卡卡西靠坐在椅子上,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死鱼眼里积了点水,他未置可否。

       “是我爸妈让带土找你套我话的?”沉迷恋爱的佐助总算想起了他的父母是一对智商不低有敏锐洞察力对孩子的行为相当关注的父母,尤其是在大儿子外出求学家里只剩小儿子的情况下。

       “所以要学会收敛啊,宇智波同学,每天回家那么晚,父母总会担心的嘛!”卡卡西戴上口罩,整理了一下书桌上的教案本,“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

       “那你…………”佐助被说动了。

       “最近红老师每天放学都叫宇智波同学一起练琴,很简单。”卡卡西看了眼墙壁上挂着的钟表,站起来。

       “谢谢。”

       走出办公室时佐助不自然地拽了拽校服下摆,这些天下午放学后他大部分时间确实是和鸣人消磨在琴房里,那家伙减少了踢足球的次数,说是喜欢听他弹钢琴,尤其喜欢听他弹不擅长的《Goldberg variations》。

       早点回家吗?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想多陪陪那个吊车尾,看他孤单一个人的样子,总是莫名心疼。佐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对方拴得死死的,难不成是上辈子欠他的?可能吧。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