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止鼬】吻颈


★学长×学弟,Happy Ending

★缓慢日常风

★「成人爱情」番外二

★无需阅读原文,可单独食用


       “是心如止水的‘止水’吗?”

       “是宇智波鼬的‘宇智波’。”


part  1

       止水蹲下身子,把散落在地的素描纸捡起来,整整齐齐地码成一沓递给鼬。

       大概半分钟前,止水在教学楼大楼拐角处撞到了鼬,力量推拒,对方向后趔趄了两步,正好一阵风扫过,怀里抱着的素描纸顺势飞了满天。

       在白花花的纸由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降落时,止水做了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宇智波止水。”

       “是心如止水的‘止水’吗?”鼬弯腰捡纸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头问他。

       “是宇智波鼬的‘宇智波’。”止水蹲下身子,把散落在地的素描纸捡起来,整整齐齐地码成一沓递给鼬。

       “谢谢。”鼬接过纸,抿起嘴角算是笑了一下,礼节性地微微颔首后便在拐角处消没了踪影。

       “真是太鲁莽了啊宇智波止水。”止水僵直着身体,好一会儿才举起双手抓抓卷曲的头发,缓和好狂跳的心脏,闭眼长吁了一口气。

       是的,他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这个高一学弟了,在上学期的期末成绩表彰大会上,坐在主席台正中央的他,侧头看到最右边同姓“宇智波”的学弟站起来时,那个时候,就注意到他了。

       从此,再没挪开过眼。


part  2

       “哥哥,你在画什么呢?”佐助看爸爸妈妈不在,索性把书包扔到沙发上,扑到鼬的背后,看他握着铅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没什么。”鼬坐在凳子上,承接住佐助的重量,没有停笔,左胳膊弯到背后勾住弟弟。

       “哥哥,你画得不清楚。”佐助看那纸上隐约有一个站立着的人,只是被一个个小片空白隔离开了,像打了马赛克一样,看不真切。

       “本来就不清楚。”鼬搁置铅笔,转过身来抱起佐助放在自己腿上,“今天有认真学习吗?”

       “有啊,随堂测验我得了满分。”佐助骄傲地翘起鼻子,脱离鼬的怀抱,跑到沙发边打开书包,掏出了那张测验试卷。

       鼬手里握着弟弟的“一百分”,嘴里夸赞佐助真是厉害啊,心里却想起了止水自我介绍时的情景。

       白纸如鸽子般飞舞,他的脸,没太看清。


part  3

       勉强算是认识后的日子里,见面次数猛然多了起来。教学楼走廊边,老师办公室里,操场跑道上,食堂打饭窗口,甚至是,厕所撒尿时。

       “最近好像总是能碰到你啊。”止水解完手背过身子说。

       “是啊。”鼬尴尬地提起校服裤子,“止水学长。”他尊称他为学长。

       “不用叫我学长啦,叫我止水就行。”止水和鼬一起洗手,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他的紧张。

       “嗯。”鼬扯过两张擦手纸,递给止水一张,“那你,也可以叫我鼬。”

       “谢谢。”止水脸部涨红,他看向鼬歪头探询的眼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谢。


part  4

       “哥哥,这些是同一个人吗?”佐助拿起鼬的画稿仔细端详,“想看你画的油画,不想看这些黑乎乎的素描。”

       “练笔而已。”鼬摸摸弟弟的头发,把他圈在胳膊里,“佐助的素描一直画不好呢,这可是基本功啊。”

       以后考了医学生也要经常画画的,素描手绘,这些都是实用技能。虽然鼬并不确定自己想子承父业,但是现在看来,绘画是一项很不错的技能。

       “我只想画彩色画,我要画的人,肯定会是一个彩色的人。”佐助嘟起了嘴,“才不是这种黑白配呢。”

       “彩色的人……”鼬摸了摸下巴,“让哥哥猜猜,一个金发碧眼靓丽可人的小美女,佐助喜欢这种吗?”

       “不是啦,不是啦。”佐助羞红了脸,背着小书包屁颠颠跑回自己卧室了。

       “我呢?”鼬翻看一幅幅神态各异的素描,“我……喜欢这种吗?黑白配……”


part  5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鼬。”止水在食堂里找了好久,终于看到了那个人影,然后毫不犹豫地走过去,假装周围没有空位。

       “嗯?”鼬抬起头,嘴里还含了一口米饭,来不及吞咽下去,只能点点头。

       “最近功课紧张吗?”高一的功课,对于学霸级人物来说能有多紧张,止水自己就是过来人,还会不清楚吗?之所以这么问,大概是因为对于他俩之间,目前也只有学习这个话题不会显得突兀了吧。

       “有点,物理方面有一些不太懂的地方。”鼬往米饭里盛了点甜汤,搅了搅。

       “噗……”止水被菜里的辣椒呛了嗓子,“咳咳……物理方面,或许我能帮上忙,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下午放学后,俩人找了学生会的一个没人的办公室自习。

       “电路部分,有一些概念总觉得模棱两可。”鼬摊开课本,“比如复频域分析这块。”

       “复频域分析是紧接着时域分析的,但是不用考虑电容电压和电感电流的跃变。”止水咬住铅笔,看向身旁认真听讲的鼬,“啊……这个……鼬你应该早就知道了。”

       “没有,希望止水学长能再给我讲一遍。”鼬表情严肃,认真地拜托他。

       “真是不好意思啊,感觉没帮上什么忙。”

       止水和鼬推着自行车走在校园外的林荫大道上,刚刚因为实在是太紧张了,闭着眼都能做出来的题目讲得磕磕绊绊,自己一定很让他失望吧,止水灰心丧气,实在是逊毙了。

       “学长讲得很好,不愧是高二年级第一。”鼬的发丝在傍晚的微风里飞扬,被夕阳染上了橙红的颜色,“如果我希望您以后能继续给我讲题……会不会太过分了。”

       “啊?”止水感到受宠若惊,“可……当然可以,我下次一定会好好备课的,保证让你全部弄懂。”下次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


part  6

       佐助趴在卧室门缝里看爸爸和哥哥谈话,他支棱起耳朵,想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大人的世界对于小屁孩佐助来说充满了诱惑,他希望有一天能参与进去,他希望有一天能像他们一样,仅仅靠眼神交流就能领会彼此想表达的意思。

       “因为最近学习压力比较大,所以就让学生会里的一个学长帮我补课。”鼬眼神向下,恭敬地站在父亲跟前,“而且,他也姓宇智波。”

       “既然是为了学习,那就算了,不过还是要把握好回家时间。宇智波吗?让我想想……”富岳放下手里的报纸,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该不会是止水那孩子吧,说起来……好像还是远方表亲呢,改天带他来家里吃饭吧。”

       “是。”鼬颔首应答。


part  7

       “春溪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要一起去吃吗?”止水和鼬并排骑着单车,校服被风吹得鼓鼓的,卷发在他的头上跳舞。

       “不了,最近都得早点回家。”鼬突然刹车,单脚撑地。

       “这样啊。”止水也就地停下,卷发随着他的动作耷拉下来,他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那……以后放学还能一起回家吗?”

       “可以啊。”鼬眼睑下垂,没什么表情。

       “喂!”止水停好车子走到鼬身边,拍拍他的背,“打起精神来嘛!”

       “学长……”

       “以后这个时候就换车子骑好了。”

       “什么?”

       “这样,感觉跟鼬又多相处了一会儿。”

       “…………”

       天空有一片乌云追着白云跑,可能马上要下秋雨了,绿色泛黄的树叶纷纷落在两人面前,是蝴蝶在飞舞。

       转眼间,一个升了高二,一个升了高三啊。



part  8

       “星期天要带佐助去游乐园玩。”天气有点凉了,鼬摘下口罩,在分别的十字路口说,“佐助就是我弟弟。”

       “正好,我也好久没出去玩了,可以一起吗?”止水把自行车推过去和鼬对调回来。

       “当然,我弟弟一定会喜欢你的。”鼬眯眼,就连泪沟也是微笑着的纹路。

       “这个大哥哥我认识。”三人在游乐场门口碰面,鼬去买门票,佐助歪头对着止水说。

       “哦?”止水蹲下身子捏捏他的脸,“什么时候认识的。”

       “在我哥哥的黑白画里。”小娃娃直言不讳。

       “是吗?”止水皱起鼻子笑了,露出一口整整齐齐的白牙,“待会儿想玩哪个项目都可以告诉止水哥哥,大哥哥带你玩。”

       “他已经玩了三遍旋转木马了,真得没问题吗?”鼬担忧地看向像他们挥手致意的佐助。

       “这种游戏既有飞翔的感觉,又不会像过山车那样危险刺激,小朋友的最爱,就让他多玩一会儿嘛。”止水把手里的三色丸子递给鼬。

       “嗯。”鼬安下心来。

       “鼬,听说你在画我。”止水和鼬坐在娱乐场里的木质长椅上等佐助玩完。

       “咳……”鼬被丸子噎了一下,糟糕,出门忘记叮嘱好佐助了,“练笔而已,我也画了很多其他同学朋友什么的。”

       “你以后想学绘画吗?”止水帮鼬拍背,体贴地换了个话题。

       “不,父亲想让我学医。”

       “那鼬自己的梦想呢?”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喜好,从小就定下了学医的目标,所以也就这样了。”鼬吃掉最后一颗丸子,把竹签扔进垃圾桶,“止水学长呢?有什么想做的吗?大学想修哪门学科呢?”

       “我啊,我也是很早就定下了。”止水递给鼬一张纸巾让他擦嘴,“我想成为律师,所以大学肯定要学法学。”

       “律师?听起来很酷。”

       “哈,其实也不是啦。”止水默默地把胳膊搭在鼬的肩膀上,看对方没有反抗,才继续说下去,“因为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看那些新闻报纸之类的,看到有人受到不公待遇就会特别生气,会气的睡不着,所以我在想,要是能成为律师就好了,专门为那些没钱请律师的穷苦人伸张正义。”

       “嗯……”鼬若有所思,“学长要开律所的话,肯定得有合伙人吧?”

       “是……是啊。不过,如果是公益律师挣不了钱的话,估计没人会愿意当我的合伙人吧哈哈。”

       “不,肯定会有的。”鼬语气坚定。

       律师吗?听起来也不错。


part  9

       叮咚……

       鼬才按响门铃,止水就把门打开了。

       “请进。”他把鼬让进屋内,蹲下身子把拖鞋递到对方脚边。

       “我自己来就行了。”鼬拽着止水的胳膊把他拉起来,“要画的树在哪里呢?”

       之前止水说自家屋边有棵树快枯掉了,希望在它弥留之际能留下一些纪念,比如,一幅画几张照片什么的,于是鼬应邀过来作画。

       “在这边。”止水打开自己的卧室门,“从这边的窗户可以看到。”

       “嗯。”鼬拿上画具走了进去。

       “这个视角怎么样?就是从这扇窗户的视角去画。”止水端了蜂蜜红茶过来,“都是瞎说的哈哈,我也不太懂,总之,鼬你按自己的想法来画。”

       “那就按你的视角来画吧。”鼬对着窗外的那棵树双手比划了一个方框,“画得不好不要怪我。”

       “怎么会呢?”止水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鼬身边。

       “你可以先去做些别的,等快画好了我叫你。”被这样盯着,鼬觉得浑身不自在。

       “啊,鼬你忽略我就好了。”止水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膀,“我只是想看看你画画的样子,还从来没看过呢。”

       “好吧。”鼬尽量放平心态,挥笔作画了。

       事实上,止水由刚开始的三尺远距离渐渐变成了半尺远,最后直接变成了三厘米远,他聚精会神,离得很近,呼吸全都喷洒在鼬的后颈上,以至于对方心神不宁,有好几处都画残了。

       就这样吧,鼬第一次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心理,把画笔一搁,“画完了,果然没画好。”他灰心丧气,对自己很不满意。

       “好美。”

       “你说什么?”鼬还搓着手上沾染的颜料,有些惊讶,这样的画都能称之为美吗?

       “我说鼬好美。”止水把唇印在了鼬的后颈上。

       鼬打了个哆嗦,不敢动。后颈被吻处,仿佛被烧红的烙铁烫到了,五脏六腑都跟着受到了剧烈震颤。他在今天第二次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任由止水在自己脖颈上延续无礼的举动。

       止水的吻在缓慢移动,像火烧火燎的碳粒,从后颈到侧颈再到前颈,最后停在喉结处,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块上下滑动的小骨头。

       “交往吧,鼬。”

       一个预谋已久的表白。















写得很OOC很没有逻辑很烂我知道,以及绘画部分我真是啥都不懂,瞎写的,不敢往深写,高中物理我也全忘了,就拿大学知识充数了。

题目灵感来源于成语「刎颈之交」,我觉得原著里的止水和鼬就是这种感情,所以最后化用成了「吻颈」

以及,私心给佐助立了个flag

最后,希望某M看了别打我

评论(1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