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浪漫巅峰(五)


★又名「结婚钻戒」

★校园向,韩剧式纯爱


part  14

       体育课上自由活动时间,鸣人难得没有纠结着一帮同学去田径场上“厮杀”,他从外套内兜里掏出两盒奶,递给佐助的是酸奶,留给自己的是纯奶。

       “这算是你仅有的良好生活习惯了。”佐助像鸣人一样拉开校服拉链,把袖子撸到胳膊肘处,把胳膊架在单杠上吮吸酸奶。

       “谢谢夸奖。”鸣人一把勾住佐助的脖子,笑得没心没肺,奶汁顺势溢出来粘在了嘴角上。佐助用眼角观察了一下四周,伸出舌头帮他舔了个干净。

       “会被人看见的。”鸣人抢过佐助手里的酸奶吸了一口。

       “你怕?”佐助翘起鼻子挑挑眉。

       “结婚吧。”鸣人把话题转了个九十度直角。

       “什…………”佐助被呛了一下,“你说什么?”

       “现在是高二。”鸣人掰开手指比划,“你生日是七月二十三号,等毕业了你就成年了吧?”

       “太早了吧,而且你比我小。”佐助皱起眉头,表情严肃地跟鸣人商讨结婚这件事,“结婚这种事要慢慢来,等咱俩都工作了,经济独立了,我再跟家里摊牌,你也知道我爸妈的思想……不是……很开明,要让他们接受得循序渐进。再说了,人家说的毕业结婚,都是大学毕业,哪有像你一样高中毕业就结婚的?”

       “噗……哈哈哈哈。”鸣人一口奶喷出来,溅了佐助一脸,他低头弯腰揉肚子,咯咯咯咯笑个不停,直到眼里笑出了泪花,“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要不要这么认真啊佐助。”

       “你……!”佐助一把揪住鸣人按到地上,跨骑到他腰上咯吱他的笑窝,“大白痴!让你笑个够!让你笑个够!”

       “哈哈哈哈……”校园操场上空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笑声。

       同学们纷纷侧目,感慨优等生和吊车尾的友谊果然不可能长久,看吧,现在就闹崩了。


part  15

       “那就等我晚上回家发短讯。”鸣人看四下无人,停好自行车,走过去抱住佐助亲了一口,长久的缠绵后分开。

       “没我陪吃饭,你不要一个人半夜回家吃泡面。”佐助上上下下拉鸣人的外套拉链玩儿。

       “这个放心好了,打工的地方就是甜品店,泡面早被我忘了啊我说。”鸣人亲昵地抚摸佐助的头发,“再见啦,小佐助。”

       “小心得蛀牙。”佐助趁最后一秒钟跟鸣人嘴对嘴轻触了一下,替他把拉链拉好,把围巾裹好,然后蹬车,朝后挥手离开。

       现在是寒假期间,鸣人说他要攒下学期的生活费,所以每天兼职好几份工作,忙得连轴转。而佐助除了下午例行跟红老师一起练琴两小时,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得待在家里做功课,所以两人只能趁鸣人打工间隙和佐助练琴之后碰面。等考上大学就自由了,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和鸣人。

       鸣人目送佐助走远,等他的背影消失成一个黑点才推着自行车转身去往打工的地方。

       “你来了。”我爱罗在擦拭柜台。

       “啊,还算准时吧?”鸣人找了甜品店的工作制服穿,粉白色系,意外地很搭这个金发蓝眼的少年,“我爱罗你看,我穿着就比你穿着好看。”

       “如果可以,我不介意把‘可爱’这个词汇让给你。”我爱罗回呛过去,要是以往,他都会顺着鸣人的话夸他确实穿着不错,但是最近,他一看见鸣人就火大。他转身去杂物间找拖地的墩布,同时决定说点心里话。

       “喂,鸣人……”,他走出来,看见鸣人正趴在桌子上写写算算,“如果你缺钱的话,我这里有不少。”他坐到了鸣人对面,把手盖在了那张纸上面。

       “我爱罗……”鸣人皱起眉,有点不悦,他把笔搁在桌子上,“你知道这不是钱的事。”

       “那你就不能再试一次吗?”我爱罗强压失控的情绪,“再试一次吧,鸣人。”他竭力用冷静的语调说。

       “别提这些了,你最清楚,没用的,起码我现在和你一起打工,咱俩还是好朋友,不是吗?这就够了。”鸣人说得一脸轻松,与对面的凝重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够你妈个鬼!

       我爱罗颤抖着握住了鸣人的手。

       明明……明明就已经……


part  16

       “你就是漩涡鸣人?”

       “嗯。”鸣人牙齿咬着果汁吸管,胳膊垂在身侧,眼神在对面男人的脸上停留了两秒又移开,“鼬……鼬大哥你好。”

       “你跟我弟弟挺合适的,好好玩吧。”鼬起身拍拍佐助的肩膀,抿起嘴笑了。

       跟佐助的桀骜不一样,鼬天生自带一股温和的气质,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不由得想要亲近,但事实上他可是比佐助还要学霸的学霸。

       “你哥知道了?”鼬前脚刚一离开,鸣人后脚就坐到了佐助旁边。

       “还不是你上次说想早点结婚……”佐助喝了口甜腻的橙汁,耸耸肩,“我就先从我哥入手了。”

       “佐助!”鸣人抱着他亲了一口,“你对我太好了!”

       “少来!”佐助推开鸣人,用手背蹭掉脸上的唇膏,“你不是说在游乐场打工吗,怎么扮成这个样子?”

       鼬大学主修管理学,寒假有一个调研项目,正好他负责的是「游乐场的假期营销对全年总收入有什么影响」,佐助知道鸣人最近就在那儿打工,听说后就跟着哥哥一起来了。

       然而当鸣人头顶皇冠穿一身公主装花枝乱颤地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很想立马把鼬的眼睛捂住说他不认识这个人。

       “因为另一个人比我高,所以我就只能扮公主了。”鸣人故意在佐助眼前扶了扶垫在胸前的胸垫,“不过扮女装会多给钱,不亏。”

       “白痴。”佐助偏过脸去不看他,红色蔓延到了耳根,“你把时间都用在打工上,功课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吗?”鸣人搂住佐助的肩膀,“有啥不会的你教我就行了。”

       “嘁!”

       “哎呀,别担心了。”鸣人把佐助从椅子上拽起来,“我看鼬大哥也不讨厌我嘛,你在担心个鬼啊。趁现在游乐园没关门,咱们去逛一逛,就当约会了。”

       “那你的工作不干了吗?”佐助看着鸣人脸上白白的浮粉和略微花了的眼影,觉得这家伙确实有他迷人的一面。

       “没事,先让王子在那儿顶着。”鸣人口出豪言自信满满。

       鸣人和佐助一人拿了一支冰激凌边吃边逛,看别人玩儿得或兴奋或狼狈,鸣人也会跟着手舞足蹈地笑起来,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佐助不爱甜食更不爱在公众场合如此张牙舞爪,但如果是跟鸣人一起,什么都没有忌讳,可以尝试一下,他这样想。

       来来往往的小朋友看着这个上蹿下跳的公主,都想拉住“她”一起拍照。

       “啊,不可以哦,公主很忙。”

       “不行啦,要收钱的。”

       “去找王子拍照吧,他在那边。”

       “你为什么要拒绝呢?”佐助不解,鸣人一向是一个热心的人啊,为什么要拒绝小孩子拍照的请求。

       “拍了一张就会有第二张第三张,很浪费时间的。”鸣人拉住佐助的手,看向不远处缓缓转动的摩天轮,“我现在只想把时间留给最爱的人,这可是好不容易的约会啊!”

       “鸣人……”佐助内心潮湿,握紧了他的手。

       “公主公主,可以跟我拍照吗?”一个羞答答的小男生过来拽鸣人的裙子。

       “不可以哦。”鸣人揪住佐助的衣领,趁他还没反应过来,在他嘴上啵了一口。

       “哇啊……”小男生一下子被吓哭了。

       “你干嘛啊白痴!”佐助急声呵斥鸣人,逗哭小孩子有意思吗?!

       “没干什么……”鸣人伏在他的耳边低语,“我只是在……亲吻我的,王子。”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