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叔鸣佐】成人爱情(十八·下)


★房地产老板×牙医

★一见钟情×暗恋多年

★本章,意识流对话,重度OOC





part  45

       整洁,或者说是简洁。

       这是佐助卧室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一张床,一套桌椅,一架书柜。

       主色调是深棕色和白色,窗户明净,午间大片明媚的阳光撒进来。

       可以猜测到主人的克己,自律,一丝不苟。

       我打开书柜,粗略扫了一眼,是从上到下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书籍,幼儿园的图书,小初高的课本,然后最下方是……整整两排全英文的金融类读物和期刊杂志。

       我抽了一本画册下来,里面夹着佐助幼时习作,几张色彩艳丽的风景涂鸦,纸张已经有些泛黄发脆了,空气氧化作用。

       这家伙,是喜欢色彩冲撞的感觉吗?

       “在翻他小时候的黑历史?”鼬哥走进来,递给我一杯白水,关好房门。

       “如果这里会留下他的黑历史,那我肯定不会被允许进来参观。”午饭过后,佐助去厨房帮美琴阿姨洗碗,我趁机进他卧室感受一下过去我没有参与过的那段“历史”。

       考古遗迹很少,因为收拾得太干净了,只剩下可以对外展示的部分。

       “如果你想了解什么的话,完全可以问我。”鼬哥坐到了佐助床上,“虽然他年龄越大越不跟我交流,但是作为哥哥,总归还是知道一些的。”

       “比如呢?”我饶有兴味地坐到椅子上,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因为想知道的其实还挺多的,我都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比如……其实他最初的理想并不是医学。”

       “金融?”我趴在椅背上,“刚刚看到书柜里有很多那方面的书。”

       “是,但是因为我这个兄长很任性地选了法学,他就被迫学医去了。”鼬哥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撩到耳后,“早些时候,我们的父亲对于子承父业这件事可是相当执着的。”

       “但是他现在做的很好,无论是学业还是事业。”我想起了之前的自己,也是随机性地选择了一个专业,然后茫然地被人潮推挤着往前走,走着走着才找到了自己的那条路,“或许平行世界里的佐助最后学习了金融,但没有哪条路是绝对正确的,所以只能尽可能地把当下的路走对。”

       “你说的对,不过他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买股票学习投资了,所以我相信平行世界里的那个他也会过得很成功。”鼬哥直视我,和佐助一模一样的黑眸炯炯有神,“鸣人,你觉得我弟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突然的问话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托腮思考最精准的形容词,“他英俊,聪明,温柔……周全,对,就是事事周全。”

       “还有吗?”

       “还有……有时候也会说脏话,说得还很溜,以及,非常不坦诚。”

       说完这句,我和鼬哥同时笑了起来。

       “很准确了,但是还有一点,以你的角度,可能感受不到,应该算是「周全」这个词的另一种说法吧。”

       “是什么?”

       “妥协。”

       “妥协?!”

       “果然很吃惊。”鼬哥扶额微笑,“跟我这个哥哥比起来,他给人的感觉应该更加强势吧?”

       “确实。”我点头表示赞同,“鼬哥你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很温和,甚至可能是没脾气的那种人。佐助嘛,第一眼看上去是那种气场十足的精英做派,有点不讲道理的冷酷,也可以说成是……强势。”

       “没脾气的人怎么能当律师呢?”止水表哥大喇喇地推门而入,“就像平静海面下的暗流,被他骗了可是要翻船的。”

       “你在偷听我们说话。”鼬哥皱眉,双臂向后撑床。

       “你看,这不是脾气上来了吗?”止水表哥坐到床边,勾住鼬哥的肩膀,“只是刚巧听到而已,不是故意的。”

       “你应该敲门后再进来。”鼬哥站起来把房门拧紧,“我在跟鸣人说话。”

       “好好好,我是外人,我是外人。”止水表哥站起来就要作势出去。

       “我觉得鼬哥只是不想让佐助听到。”我眯眼旁观这种变相秀恩爱的场景,开口解释道,“止水表哥肯定不是外人。”

       他们越是争论下去,秀恩爱的时间就越长,而我目前有其他更感兴趣的事情。

       “算了,反正我们明天就要飞英国了,鼬你有什么想吩咐的,就抓紧机会跟鸣人交待好。”止水表哥回看了我一眼,拍拍鼬哥的肩膀出去了。

       “又没有关好门。”无奈地摇摇头,鼬哥回神道,“刚刚说到哪了?”

       “说到佐助的周全与妥协。”

       “对,他看上去是那种强势,不会改变想法,也不会对别人做出让步的人,但这只是不了解他的人会产生的一种错觉。”鼬哥重新坐到床上。

       “因为太优秀了,喜欢自己做自己的,又不乐意表达,所以久而久之形成的那种气质,让人产生了会被强压一头的距离感。”

       “你倒是研究地挺透彻。”鼬哥由衷地赞同。

       “毕竟我接触的人也算不少,有经验了。”我冲鼬哥眨眨眼,“可以感受到,他虽然不坦诚,但很包容我,一直有为我着想。感情方面的我并非一个强势的人,他也没有趁机霸占所谓的‘主导权’,我不太喜欢那种博弈较量,很累,工作已经够我操心了,我想他跟我有同感。”

       “所以说你很幸运,现在的佐助比起以前成熟了不少,至少某些方面他学会了不去周全。”

       “鼬哥指得是……”

       从最开始起我就有一个疑虑,现在正逐渐扩大。

       “跟我毫不在意的态度不同,倒也可能是我这个哥哥间接造成的,从很小的时候,父亲的认可对于佐助来说就非常重要,为此他不惜一次又一次妥协,因为他不喜欢看到父亲对他失望的表情……”

       “我现在就去找富岳伯伯说清楚。”我的脑子嗡嗡作响,拉开椅子站起来。

       “别。”鼬哥按住我的肩膀,“真是太冲动了。”

       “我不希望……”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请你放心,没你想得那么严重。”鼬哥把我按回椅子里,“你们还是比较幸运的。我和止水当年被发现的时候,有四根凳子腿直接在我背上用废了。”

       “……??!!……”

       “不用这么惊讶,有些传统观念引起的做法总会让你觉得那是上个世纪才可能发生的事情。”鼬哥看我没有再冲动行事,移开了双手,耸耸肩,像是在讲报纸里的边角料新闻一样云淡风轻,“这是另一个故事了,以后有机会再说给你听。”

       “那佐助……”

       “当然,在我这个哥哥又一次任性之后,父亲总算把精力都投入到佐助身上了,这也是他一直想要的。”

       “所以他本应该遵从父旨找个贤惠的女孩子结婚生子。”

       “如果他妥协的话,就是这种结果。”鼬哥打开书柜抽出一本《Security Analysis》,“你知道吗?当你长期被注视被期待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细微的失望,也会被你捕捉到,你的眼睛会非常敏锐,然后会害怕,会自责,会陷入负面情绪。”

       “确实,过分期待,就是一种精神枷锁。”这方面,我可以理解,尤其是当初创业的时候,万分之一的差错都会令自己强迫症发作,我已经记不清自己窝在墙角里哭了多少次,挺过去的黑暗总是不由自主想忘记。

       “所以,当他跟父亲说是他主动追求你的时候,我很惊讶。”

       “什么?!!”

       “对,我当时就是你现在这幅表情。”鼬哥靠近,我在他眼里看到了震惊到难以言喻的自己,“我在想,我远离家庭的这几年,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我这个哥哥已经不够了解他了。不过,在父亲面前,我这个愚蠢的弟弟,难得勇敢了一回,看到这些,我很为他高兴。”

       看起来强势的佐助其实一直在“妥协”,看起来温和的鼬哥其实一直在“叛逆”。

       真是难以置信的反差。

       “那富岳伯伯……”

       “人的观念总是会变的嘛,虽然年龄越大越难改变,不过有我这个不争气的大儿子作为‘前车之鉴’,佐助又说出非你不可的话来,作为家长,总归是希望孩子幸福的。”

       “其实,我希望伯伯跟阿姨是真心想要接纳我成为家庭一员的。”我知道我的瞳孔在颤动。

       “你看这你就没有止水豁达了,直到现在,他还背负着把我引上邪路的罪名,以及教坏佐助。”鼬哥无奈地笑笑,眼神却是轻松坦然,“你现在在我爸心里,也是受害者。”

       “但是严格来说,是我主动追求佐助的,我应该把话跟富岳伯伯说清楚,我不希望他对佐助的认可有偏差。”

       “又冲动,你俩已经得到了我们全体家庭成员的祝福,所以别做打破平静的事情。”

       “可是……”

       “别可是了。”鼬哥站到我面前,弯下腰揉揉我的头发,“以后你也是我弟弟了,希望我跟止水的婚礼,你俩能一起来参加,愿意当伴郎吗?”

       “当……当然。”












注:

本章节关于佐助性格的讨论,可能是巨大OOC

评论(1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