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鸣佐井】日光吞噬


1

他的微笑很美,佐井这样想着,彩铅交替,在纸上梭巡,寥寥几笔,就勾画出了一个人像,最显著的就是他的笑容。

一下子就能看出是谁,所以,从来都不会给人看。

但内心,也在期待着,如果这份心意能被发觉,他会有什么反应。

大吃一惊?还是干脆落荒而逃?

有没有可能是…………

没有。

绝对没有。


2

他们快完蛋了,所有的人都得死,或者也可以活,永远地活下去。

但,都是,完蛋。

活与死,有时候,就是差不多。

飞船上干干净净的纸已经不多了,佐井不得不搜集正面有印字但背面完好的纸张。

任凭外界如何变化,他只想画他想画的那个笑容。

在完蛋之前,尽可能多地画。

唇色的深浅代表他今天吃了什么口味的压缩食物,整齐又洁白的牙齿露出来几颗,以及嘴角上扬的弧度,舌头有没有伸出来……这些都是不同的,每一次的笑容都不一样,所以可以一直画下去,几千张几万张,不会穷尽。

没有穷尽,不想有穷尽。


3

“谢谢。”

佐井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两个字,旁边人嘘声一片。

“鸣人他可是冒了生命危险去救你的啊,你俩差一点就脱离飞船再也回不来了。”

所以,就这点表示吗?不要求感激涕零,但起码,也拜托你有点面部波动吧。

这是大家的想法。

“抱歉,我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佐井私下向鸣人道歉。

不知道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可以表达真心的感谢。书上没写,关于“感激的表情”,眉心,眼角,鼻翼,嘴唇……这些该怎么排列组合。

“哈,没事,我知道你不太爱说话,但是你的心意我懂的,哈哈。”

真得懂吗?其实我不是不爱说话,只是不会说话。

佐井挤出一个笑容,如果出现在别人脸上肯定会被责怪“真是好勉强的笑哦”。

但是,佐井,就算了。

能给个笑就不错了,哪怕看起来像假笑。

鸣人回他一个爽朗的大笑,连牙龈都快露出来了,他说自己还有记录数据的任务,于是拍拍佐井的肩膀,转身走远了,

从那时候开始,就觉得,他的笑容很美。

佐井对着镜子练习,希望能笑得跟鸣人一样好看。可无论他怎么模仿,都毫无成果,嘴角咧开到一样的弧度,眼神就会不对劲,眉毛摆出一样的形状,鼻头的褶皱程度就又会不一样。

他放弃了,他决定用画笔记录,这是他最擅长的方式。


4

黑洞是时空曲率大到光都无法从其事件视界逃脱的天体。

黑洞在变成黑洞之前是恒星,发光发热。

后来压缩,变成黑洞,就开始吞噬光了。

时间和空间,在那里,是扭曲的。

飞船正在朝黑洞行进,这是大家一致通过的决议,带着激进的冒险心态,迎接最后一次狂欢。

“我觉得,大家好像都有点疯狂。”

佐井遇到了在排气口抽烟的鸣人,在他想着要怎么搭话的时候,鸣人先对他开口了。

“书上说,「上帝欲要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佐井脑子里面第一反应出这句话,然后嘴巴就不假思索地说出来了。等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他的手指开始微微颤抖,忍不住想抽自己。

“哈哈,是吗?”鸣人把烟蒂包好,挠挠自己的头发,“书上说得挺对的,我就没怎么看过书,引用不出名人名言来,真羡慕你啊,佐井。”

一个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羡慕的笑容。

霎时间,佐井有千言万语,全都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5

飞船的速度在加快,燃料冷却搁置,但是速度反而快了,这是黑洞的引力作用。

船体发出“哐啦哐啦”的巨大声响,仿佛下一刻就会分崩离析,所有人都聚集在主控室的屏幕前盯着测录仪的数据变动。

大家的心情犹如在坐过山车,肾上腺素飙升,也不知道谁带起的头,人们开始拉住身边的人接吻。

不管男的女的,是平时喜欢的那个,还是讨厌的那个。

像一场真正的狂欢节,不管不顾,只在乎当下。

发泄。

佐井看到鸣人没有接吻对象,他杵在屏幕正前方,端着文件本,还在兢兢业业地记录数据。很久以前佐井觉得大大咧咧的鸣人并不适合这个岗位,但现在,他真心地佩服他,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临危不乱。

佐井穿越挤挤攘攘的人团,走到鸣人身边,他是有私心的。

那点微不足道的心意,再不说,就彻底迟了。

就算是一秒钟,只要在他说出来之后,还能再活一秒钟,那也相当于,他是个有未来的人了。

他没有过去,所以奢望未来。

但未来,在被他浪费。

应该说,我喜欢你还是我爱你,或者稍微隐晦一点,就说我画了好多画,那上面都是你。

佐井在纠结,他把看过的相关书籍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毫无头绪。

他又凑近了一点,心里想着要不干脆把鸣人的头发揪住,强迫他转过脸来跟自己接吻。

佐井摇了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这样就和其他人一样了,鸣人不会以为这是一个表白,只会以为:哦,大家都发疯了,连佐井都是,一起疯了。

佐井不希望鸣人觉得自己是个疯狂的人,因为他说过他觉得大家有点疯狂,那么,如果自己不疯狂的话,是不是对于鸣人来说,就会是一个特别的人。

但暗恋,就是疯狂,书里面没写这句话,他就不知道。

他离鸣人越来越近了,然后他站住了,一动不动。

他发现鸣人的手在颤抖,数据写得歪七扭八。

鸣人在害怕,但佐井有点开心。

甚至是狂喜。

他走过去,很激动,虽然依旧面无表情。

他握住鸣人握笔的手。

鸣人打了个哆嗦,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他转过脸来,眼神里有惊愕的元素,但立马,回馈了一个微笑。

令人心安。

鸣人干脆停止记录,把笔夹在本子上,拿到左手里,右手回握住佐井。

如果这个时候跟他十指相扣得话,算不算表白。

但他没机会进行这个试验了,因为鸣人牵着他的手,换了个角度,然后十指相扣。

他们什么都没说,一起静静地看着曲线分析的波动。

我没有机会了,永远都不会有未来了。

佐井强打起沮丧的心情,他在试图安慰自己。

我还是比别人幸运一点的,当他们的日光被黑洞吞噬的时候,我的日光就在身边。

所以,我终究,还是被上天眷顾了一次。

日光吞噬,但鸣人还在。












写这篇的时候写哭了,有时候同人写作也真是……

虽然是同人,但里面有作者本人难以置身事外的感情。

评论(1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