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鱼哥

变废不为宝,为垃圾

【鸣佐/520贺文】上班真累


★字数5000+,有随时可能翻车的破三轮,一发完


       “喂喂……”

      
       听不到对方说话,佐助“啪”地挂断电话,不耐烦地抽出一根烟。

      
       他真得,只有不耐烦的时候才抽烟。

      
       另一边的报修电话又响了,佐助还没来得及点烟,接起电话,“喂,您好,××GD公司。”

      
       对方语气不善,“我家没电。”

      
       要搁平时佐助大体也能猜出用户所在线路,但今天掉闸线路有三条,我是真不知道您家在哪儿。

      
       佐助礼貌问道,“您家的地址在哪儿啊?”

      
       “×××。”

      
       “嗯,是这样的,今天有人砍树,碰倒线了,还有几根电杆也歪了,所以那条线路目前全线停电,现在抢修班已经过去了,您再等等哈。”

      
       “你们快点儿,都好长时间了,没电我们连饭都做不成。”

      
       我倒是有电,可我也没吃饭啊。

      
       “嗯,肯定的,现场处理的那些人其实也很着急,都想给您尽快送电。”

      
       挂断电话,佐助摸出打火机点着烟,终于吸了一口。

      
       本来今天一天都没事儿,没有计划停电也没有故障停电,还以为下午做做表晚上安稳睡一觉,明天早晨就能顺利下班。

      
       真是想多了,佐助又狠吸了一口烟,不赶紧抽完待会儿忙起来就彻底没时间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佐助一个人,陪他的,是鸣人送的一株仙人球,许久没浇水,看上去蔫了吧唧半死不活。

      
       本来应该是三个人值班的,主值佐助、副值水月、报修香燐。

      
       水月他爸生病住院了,今天请假一天。

      
       香燐好闺蜜回来了,要出去吃顿饭K个歌,拜托佐助先顶一下,她聚完马上就回来。

      
       佐助让她帮忙带个饭,就答应了。

      
       原本是没事的,如果不是下午五点的时候一阵狂风扫过。

      
       现在,佐助看看表,已经七点了。

      
       自己的那部座机响了,佐助操起电话。

      
       “喂,佐助,我是鸣人。”还是那副充满活力的语气。

      
       “我知道。”我能听出你的声音来,不用强调,快说正事儿。

      
       “这边线路没电,基站也歇菜了,所以我手机没信号了,现在找到一个大爷家的固定电话给你打。”鸣人没抓到佐助的语气重点,啰啰嗦嗦地解释。

      
       “猜到了。”佐助刚才听不见对方说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用解释,赶紧说正事儿,佐助忍住怒火。

      
       “现在我们还在巡线呢。”

      
       “我操!”佐助真得忍不了了,“那还不赶紧巡线,在这儿跟我逼叨叨,马上天黑了你知道吧。”

      
       天黑之前巡不出故障今天晚上就送不了电,送不了电就别指望着睡觉,这倒不是关键,关键是最近大风天气,线路掉闸频繁,用户不了解情况以为是供电公司故意不好好送电,经常威胁着要去投诉。

      
       哎,要解释几遍才能说清楚,我们,真得,特别,不想停电!

      
       ……………………

      
       “那条线路掉闸了,现在抢修人员还在巡线,送电时间我现在也不能确定,您再等一等。”

      
       用户问的正是鸣人正在巡的那条线路。

      
       “掉闸合上闸就行了,应该很快吧。”

      
       “掉闸是因为线路有故障,有故障就得去野外巡线找具体的故障点,那条线路大概有七十公里,一段一段地巡线还是挺费时间的。”

      
       “嗯,那行吧,你们尽量快点。”

      
       “好的。”

      
       佐助一边接电话一边填日报表,说话的时候不小心打错了几个字,发现后赶紧删了重新写。

      
       香燐那边的座机又响了,佐助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上面的。

      
       “喂,派下好几个工单,自己看。”

      
       语气不好,估计是比自己还忙,佐助理解。

      
       “嗯,好的。”

      
       佐助掏出手机点了通讯录里的香燐,打开免提,,看了看工单内容,两只手在键盘上飞舞起来,开始替她录停电信息。

      
       停电信息录完了,手机还没打通,座机却接了一个又一个,都是那三条线路上带的用户,佐助无奈了。

       ……………………

      
       “只有您一家没电是吗?”

      
       “对,让你们的电工快点儿,我们孩子要写作业呢!”

      
       “其实您可以看看是不是空气开关跳闸了,那个合上去就行了。”

      
       “我不懂这些,你们派个人过来就行了。”

      
       “行,那您稍等一会儿。”

      
       佐助现在倒盼望打来的电话都是那三条线路上的用户,起码好应对,现在又蹦出一个单户停电,实在是无心分神啊。

      
       佐助点亮手机继续给香燐打电话,翻开电工值班花名册,找出今天的值班人员打过去,交待完事项后,有三部电话响了。

      
       分别是小李的,上面的,用户的。

      
       佐助先接了上面的,说完情况,然后给小李回过去。

      
       用户那边的电话一直没断过,但是佐助现在顾不上。

      
       “嗯,那条线路修好了,现在能送电了。”

      
       小李是个好同事,在远程控制电脑上配合小李完成送电后,佐助感慨。

      
       一条是被树挂线两相短路,一条是用户专变高压引线断,还有一条,还在巡线。

      
       其实巡线是最麻烦的,因为那么长的线路,你根本不知道故障点究竟在哪儿,只能一段一段地找,有经验的师傅或许可以找的快点,但是也快不了多少。

      
       今天跟中了邪似得,三条线路几乎同时出故障,其中两条都有附近用户主动告知故障点,鸣人作为抢修班班长,把那两条交给了其他同事,自己则带了另外两个入职不久的新员工和一个值班司机去野外巡线。

      
       真是胡来,佐助心里面一边骂鸣人一边机械地回答用户电话,客气礼貌,一丝不苟。

      
       少了一条线路并不意味着少接多少电话,因为那些做生意的人急需用电,停电时间越长打来的电话越密集,佐助现在恨不得立马飞过去帮鸣人一起巡线。

      
       香燐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佐助左耳接固定电话,右耳接移动电话。

      
       香燐保证马上回来,因为佐助很生气,她能听出来。

      
       明明最想给那个人打个电话的,却一直接别人的,都怪香燐撂摊子,佐助心里有点委屈。

      
       打开手机,直接按出了十一位手机号。

      
       “嘟嘟”了很长时间,就在佐助要挂断的时候,鸣人的声音响起来了。

      
       “佐助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有信号了?”鸣人的脸上笑开了花儿。

      
       “怎么样了?”佐助没接他的话,而是问了问题,想知道这货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还在巡,应该快了。”

      
       “哦”

      
       佐助挂断手机,因为他的座机又响了。

      
       是志乃。

      
       又处理完一条。

      
       现在,只剩下鸣人那条线了。

      
       快点啊,这家伙,应该还没吃晚饭吧,平时不是早就嚷嚷着肚子饿了吗?!

      
       佐助忘了自己也没吃晚饭。

      
       两条线路处理完毕,用户电话终于少了一些,可以腾出时间填表上记录了。

      
       香燐匆匆忙忙跑进来,看了眼系统派下来的工单,咋舌。

      
       “佐助,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想着接电话的时候不能死,死了没人替我接电话,就活下来了。”

      
       香燐不敢言语了,佐助是真得在生气。

      
       噼里啪啦地填写完已经处理好的那几个工单,把鸣人那条线路的留下来。

      
       香燐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但是她不敢说,不说对方可能想不起来。说了,她未来一个礼拜就别想着佐助能对她说一句不带刺儿的话了。

      
       这样思忖着,香燐没敢大出气,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她的那些想法佐助压根没关心,他现在想的就是鸣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巡线巡这么久,野外晚上又冷,还没带点儿充饥的食物,越想越乱,连续打错好几行字。

      
       天已经黑了,佐助心里骂了句脏话。

      
       佐助在电脑上默默填表,香燐在本子上静静填表,各填各表,谁都没说话,只有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和“沙沙沙”的写字声交相应和。

      
       电话突然响了,是鸣人的,佐助立马接起来。

      
       “啊,终于找到啦我说,两个小孩儿正在处理呢,我现在先把故障原因告诉你。”

      
       叫别人小孩儿,你也没比人家大几岁。

      
       “嗯,说吧。”佐助在纸上记下鸣人说的故障原因,却不留神把别的内容也写上去了。

      
       挂断电话,佐助看着那张纸准备往电脑上打字。

      
       “我想要你”四个字赫然映入眼帘,佐助羞红了脸,心虚地偷偷瞟了一眼香燐,发现对方还在专心写东西,准备用笔赶紧把字划了,想了想,还是轻轻地撕下那一角,塞进烟盒儿里。

      
       找到具体故障后处理起来就快多了,半小时后那条线路就成功恢复送电,香燐赶紧回访用户然后把剩下的工单填写完毕。

      
       眼巴巴地看着佐助,香燐不好意思开口。

      
       佐助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但是他有意晾着她。

      
       目光太热切,佐助受不了了。

      
       “赶紧滚。”

      
       “万一待会儿还有事儿。”

      
       “你别咒我。”

      
       “那……那万一呢……”

      
       “那你别滚了。”

      
       “我滚,我滚,我马上滚。”

      
       香燐屁颠屁颠地找闺蜜去了。

      
       没电话了,表也做完了,估计那人正在回来的路上,四个人大晚上的干完活儿肯定要先去好好吃一顿,说不定还要点儿喝酒,佐助摇摇头,带上洗漱用品去了卫生间。

      
       “佐助佐助,我回来啦我说。”

      
       空无一人的公司楼道里回荡着一个响亮的嗓音,还能是谁,佐助笑了,但是他正在泡脚,所以没有站起来迎他。

      
       鸣人用脚踢开佐助的值班宿舍门,两只手拎满了东西,“佐助还没吃饭呢吧我说,他们三个去饭店了,我去二十四小时超市买了牛奶面包,番茄不太新鲜了,就随便给你挑了两斤,又去粥店给你买了养胃的白粥。”

      
       佐助看着这个顶着一头乱糟糟黄毛此刻正笑得一脸灿烂的男青年皱了皱眉。

      
       “你别动,我来。”鸣人放下手中提的袋子,找出擦脚布帮佐助擦脚,“你别生气,啤酒不是我要喝的,是丁次他们让我捎的。你不让我喝,我就不喝,特别听话,乖吧?”

      
       佐助轻轻拍了一下鸣人的脸,“谁说我因为这个生气的,我是气……你就没给自己买点吃的?”

      
       “啊咧,忘了。”

      
       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是真得忘了自己。

      
       “我这儿有盒泡面。”

      
       佐助知道鸣人爱吃各种口味的面食,包括泡面,所以偶尔也会为他囤上几盒。

      
       “谢谢佐助,你真好。”

      
       鸣人露齿微笑,坐上床,在佐助脸上“啪叽”亲了一口。

      
       “注意点儿,香燐还在呢。”佐助诓他。

      
       “她不在,我刚刚打电话问她要不要我带点吃的,她说她在外面。”

      
       “哦”,佐助双腿盘膝,坐在床上。

      
       鸣人看着佐助白净纤瘦的侧脸,咽了口口水。

      
       “佐助,你饿吗?”

      
       “还行,怎么了?”

      
       “我饿了,所以你快点吃行不行?”

      
       “那你去吃…………”泡面啊。

      
       佐助没说完,因为他明白鸣人的意思了。

      
       “这里是公司宿舍,不是公寓楼宿舍。”佐助一边喝牛奶一边警告鸣人。

      
       “我知道。”鸣人也开了一盒牛奶,“但是现在没人啊。”

      
       佐助咬起了吸管,“今晚真得不行,明天还有晨会,我得早起。”

      
       “佐助,你是不是傻了,明天周六,哪儿来的晨会啊。”鸣人把牛奶盒扔进垃圾桶。

      
       “哦。”佐助内心在挣扎,表情却依旧平淡。

      
       “你先把粥吃了,我去洗漱。”

      
       鸣人脱掉蓝色工装,露出里面穿的薄款橙色卫衣,熟门熟路地找出自己放在佐助宿舍的洗漱用品,穿上佐助的拖鞋去了卫生间。

      
       佐助一边用勺子随意舀粥,一边翻出烟盒找烟,那张写着“我想要你”的小纸片不小心掉了出来,佐助脸又红了。

      
       鸣人洗漱回来,看见佐助坐在床上发呆。

      
       “抽烟了?在想什么呢?”鸣人蹲在他面前,冲他摆摆手。

      
       “这是公司。”佐助在说服鸣人也是在说服自己。

      
       “啊,我懂了。”鸣人揉了揉佐助的头发,看他一副苦瓜脸,“没事啦,小佐助,那我现在回去找鹿丸他们吃宵夜,你明天下班来找我。”

      
       鸣人起身换鞋,套上工装扣上扣子,拎起装满啤酒饮料的塑料袋准备出去。

      
       “等等”

      
       佐助跳下床光着脚跑到鸣人面前,拽起他的衣领,把嘴凑过去咬了一口。

      
       “吃宵夜还是吃我?”

      
       啤酒饮料应声掉地,鸣人支起双臂把佐助扣在墙上,“那还用说?”

      
       “他们没喝的了。”

      
       佐助可没忘记鸣人的使命。

      
       “让他们自己出去买。”

      
       今天就任性点儿,见色忘友一回。

      
       佐助穿着睡衣,鸣人穿了一套工装,里面还有秋裤卫衣背心。

      
       所以,两个人都开始帮鸣人脱衣服。

      
       “操,你怎么穿这么多。”

      
       “你平时穿得跟我一样多啊。”

      
       “以后来的时候少穿点儿。”

      
       “遵命。”

      
       脱得差不多了,两个人开始互相舔砥啃咬,宿舍的空气越来越潮湿。

      
       鸣人把佐助的脸亲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亲不够。

      
       自己脸上全是这人的口水,却不觉得恶心,佐助回亲过去,狠了点儿,两个人牙齿相撞。

      
       鸣人把佐助抱起来扔到床上,低头解他剩下的两颗扣子。

      
       好久没和这个人一起温存了,不是有事就是忙,一下班就回自己租的房子不出来,还不让自己过去看他,很想问一句,你是宅男吗?

      
       不,宅男没这么好看的。

      
       鸣人不敢用力亲佐助的脖子,那人要面子,他往下移了移,故意蹭了蹭某处。

      
       佐助身体越发来火,想一脚把他踹下去废了。

      
       “要做赶紧做,不做赶紧滚。”

      
       佐助放了狠话。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憋着呀?”鸣人褪下佐助的睡裤捏了捏他的大腿,“我这么慢还不是因为你平时不多跟我练习练习,我现在是在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不行就是不行,别找借口。”

      
       给你的机会多了怕是我就要废了,佐助心中咒骂着,嘴角却勾了起来。

      
       两个人现在都像是架在火上的鱼,水已经救不了他们了,需要雨,倾盆大雨。

      
       很快,大雨就来了。

      
       不,不对,是冰雹来了,还是鸡蛋大的那种。

      
       “佐助,我聚完就赶紧回来啦,不忙吧?”

      
       门外是香燐的声音,她怕晚上再出什么幺蛾子佐助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公司值班。

      
       佐助听见这么句问候一下子泄了火,看看还全身心投入的鸣人,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抬脚把他踹下床。

      
       “哦,没事,我已经睡了,你也赶紧休息吧。”

      
       香燐隐约听到“咚”得一声,也没多想,转身回自己宿舍了。

      
       听香燐的脚步声远了,鸣人揉揉刚刚撞在地上的脑袋。

      
       “不是要结束吧?佐助……”

      
       “不然呢?”

      
       “咱们声音小点儿。”

      
       “我可以,你能吗?”

      
       “可是你明明也不能……”鸣人实话实说。

      
       鸣人翻上床,抱住佐助,“我不做了,亲亲你总行吧?”

      
       “不行。”

      
       “佐助……”鸣人委屈了,带着哭腔。

      
       “忍不了就去卫生间用手解决。”

      
       “那你呢?”说得你好像伸缩自如似的。

      
       “我靠毅力。”

      
       “嘁”

      
       论装逼,宇智波佐助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鸣人受不了他此刻一脸性冷淡的表情,显得自己火急火燎特别猥琐。

      
       强忍着下腹痛感,鸣人悉悉索索地穿上衣服准备回自己宿舍,不是不想陪他,只是旁边躺着这具身体,估计晚上就甭想安稳睡觉,而自己忙了小半天,实在是累了。

      
       佐助半坐半躺,瞳孔倒映着鸣人的慢动作,心中也不好受。

      
       鸣人拎起地上刚刚扔下的啤酒饮料,轻轻开门准备趁香燐没发现赶紧离开。

      
       “等等”

      
       佐助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扔给鸣人,鸣人一手接住。

      
       看他一脸茫然,佐助开口提点,“你今晚先去我家睡,我明天早晨回去。”

      
       “嗯,嗯。”

      
       鸣人激动地狂点头,也就是说明天一天都能……画面太美好,鸣人的小腹更疼了。

      
       “敢乱动我东西你就死定了。”

      
       “不乱动不乱动,除了床,什么都不碰。”

      
       鸣人立下保证,这可是第一次去佐助租的房子过夜,他可不敢没经允许动他的东西,再说以后又不是不去了。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鸣人一边在马路上走一边心里盘算着,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鸣人走了好一会儿,佐助才艰难起身,猫着腰把宿舍门锁了。

      
       “操,差点儿忍不了。”

      
       佐助关灯躺回床,把鸣人跟香燐都骂了一通,点燃一根烟,狠吸了一口。

      
       烟燃烧的部位在黑暗中显出橙色光芒,佐助又想起了鸣人,挥挥手想把他从脑子里赶出去,却被那个人影越缠越紧。

      
       哎,我只是想上个安静班睡个安稳觉,佐助叹口气,认了输。

评论(8)

热度(69)